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故事

踏天争仙 百四十九章 鸠将

发布时间:2020-01-07 17:10:28

踏天争仙 百四十九章 鸠将

幸好器灵娃娃一直都呆在方荡的后脑勺上,这才使得方荡能够看到这双手,不然这一次,方荡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方荡口中的奇毒内丹急速颤动,生死存亡的危险刺激下,方荡进入了激进状态之中。

四周的一切时间都开始变得缓慢起来。包括身后那双朝着方荡后背偷袭过来的手。

不过这双手的速度依旧还算是很快,但这样的速度已经足够叫方荡看清楚这双手的真正模样了。

这是一双白皙的手,光滑纤细,十指修长,指尖如同青笋,是女人的手!

不过方荡没有时间细细端详,只能看个大概,方荡更多的时间要用来逃命!

方荡的身子猛地往前倾倒,与此同时方荡双脚急速发力,脚尖用地一diǎn地面,身子平铲铲的贴地急速窜了出去,与此同时,方荡腰间悬挂的千叶盲草剑划出一道流光,朝着那双手狠狠的斩击过去。

这一切,一气呵成,连贯无比,没有丝毫半diǎn的犹豫错漏,就方荡目前的境界来説,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那双手的主人发出一声轻咦,显+∷dǐng+∷diǎn+∷小+∷説,然也没有料到方荡竟然能够从她悄无声息的攻击下逃脱,这双手的主人已经想不起上一次从她双手下逃走的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眼瞅着利剑斩来,那双手当即缩回,如同破开的布匹般的空间嗖的一下拉回,千叶盲草剑一剑斩空。

方荡即便平飞出去,依旧用器灵娃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双手,这是方荡不愿意看到的画面,那双手一旦缩回了破开的空间内,就代表着下一刻,这双手会出现在任何地方!

而下一刻,方荡不认为自己还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提前看到,并且避开攻击。

方荡在空中猛的停住身形,双脚沾地,加上后脑勺上的一双眼睛,四只眼睛将四周的一切全都收入眼底。

与此同时,方荡身边出现十三道漆黑身影,正是千叶盲草剑中的十三位前主人凝聚的在剑中的烙印所化,他们如同侍卫一般牢牢守护在方荡周围,将方荡守得密不透风。这些影子的好处是,他们并不遮挡方荡的视线,方荡可以穿过他们看到他们身后发生的事情,不必害怕他们遮挡了方荡的目光。

郑守等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修为浅看不出空间的变化,更看不到那双无声无息出现的手。

“别动!”方荡开口制止郑守等人靠近过来的动作,方荡现在周围什么东西都不能有,任何挡住他视野的东西对他都将产生巨大的威胁。

郑守等人被方荡一句话喝住的同时,方荡身侧面再次开启了一道细线,这细线犹如发丝,一般人根本无从发现,但方荡此时口中奇毒内丹急速颤动,方荡的世界之中,一切都变得极为缓慢,重要的是,方荡眼前的世界现在变成了一个五色世界,或者説,是有五个颜色叠加构成的世界,天地五贼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之中,方荡能够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一切力量的波动,都变成了纯粹的颜色,力量越强大,颜色越纯粹越浓烈。

那一道细线如同冰冻结晶一样,呈现出蓝色的光线,在方荡眼前铺展开来。

这是叫方荡开心的事情,对方或许只是觉得之前的偷袭失败只是一个特例,所以第二次依旧用差不多的角度来攻击方荡,方荡怕的就是完全看不到对方的出手,只要能够看得到,那么总有办法能够应对。

阴符经果然是一件宝贝!方荡现在很想听听阴符经后面的内容,可惜,那苍凉的声音再未响起过。

方荡此时就像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方荡表面上对那正在不断扩大的裂缝假装不知,按住十三道影子原地不同,暗地里却调动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包括奇毒内丹中的巢蚁,还有龙脉力量,甚至还有两道从三皇子那里抢掠来的荤鬼,方荡就准备等到那空间被扯开的一瞬间,将他们全都灌进去。他很清楚一件事,对方不会给他第三个机会,这个机会如果把握不住的话,那么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方荡头dǐng上一道细细的发丝裂痕逐渐开启,内中伸出一双强有力的手来,这双手和之前方荡看到的那双纤细修长的手完全不同,这双手充满了力量感,一看就是一双男人的手,甚至男人的手,都没有这么粗壮有力,这双手从天而降,伸向方荡的头dǐng,而此时方荡正驾驭荤鬼二皇子一头朝着那刚刚开启的裂缝之中扎去。

那纤细双手犹如一条章鱼,轻轻一触,就猛地收缩,那裂开的空间在方荡的攻击手段尚未达到之前,就开始收缩。

对方这个举动叫方荡感到惊讶,随即就是冰冷,对方出现在方荡的侧面,显然不是因为大意,相反,对方是刻意出现在那里的!

因为对方从初就没有打算攻击他,只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不然不会如此轻易就退走。

那么真正的攻击在哪?

方荡几乎不用考虑,猛的低头缩脑,在他眼中,周围的世界唯有头dǐng上是看不到的,对方的攻击只能来自那个地方。

方荡低头的瞬间已经感到自己头皮刺痛,心中叫糟的同时,方荡身上涌起一层层的龙脉,汇聚成一面水晶般的盾牌挡在方荡头dǐng上。

这是方荡从三皇子那里掠夺来的龙脉力量,不过这龙脉力量已经相当稀薄了,方荡身上没有皇家血脉,恐怕用过这次后,这护身龙脉就再也难以凝聚出来了。

咯叻一声,这龙脉盾牌的力量被那一双粗壮的手给生生敲碎,此时一直守护在方荡四周的十三道影子一起出手,十三道流光一窜而上,朝着方荡头dǐng上攻击过去。

叮叮当当的乱响声中,方荡缩头躬身,紧贴地面一窜,这才从那双大手的威胁下逃脱出去。

然而,现在还不是方荡劫后余生开心的时候,就在方荡就地一窜的路上,就在方荡眼前,一道空间裂痕再次拉开,那双修长纤细的双手从中伸出来。

两个敌人,果然有两个敌人,对于方荡来説,这样一个无时无刻都有可能出现在周围任何地方的敌人已经足够可怕了,现在还一次出现两个,可怕的程度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概念了。

眼瞅着自己的脑袋如同找死一般,直接朝着那双从虚空中伸出的双手贴过去,方荡双手猛的插入身下的地面中,生生将自己的身形钉住,但那双修长纤细的手依旧朝着方荡的脑袋抓过来,两者之间近在咫尺,方荡甚至嗅到了那双手上的淡淡幽香。

这么近的距离,方荡双手插入地下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如同待宰的无力反抗的羔羊,眼瞅着那双手就要刺进方荡的脑袋之中的时候,方荡却忽然笑了。

方荡上扬的嘴角使得那双纤细的手生出一丝犹豫来,显然对方没能理解方荡这个时候笑什么,这个时候,应该惊悚的大叫才对。

方荡将嘴一张,猛的喷出数百只巢蚁来,这些巢蚁密密麻麻的如同一团黑云,呼的一下就将近在咫尺的那纤细双手给牢牢包裹起来,并且更多的巢蚁还在顺着这双手往上攀爬,速度极快,一下就沿着双臂钻进了虚空裂缝之后。

这些巢蚁可不仅仅的在身上乱爬吓唬人,这些巢蚁每一个都有一对如同老虎钳子一样的嘴,此时狠狠的钳入那双手中,巢蚁是挖洞的行家,转眼就钻进了那双手中,那双原本修长纤细的双手上,遍布密密麻麻的血洞,看上去格外吓人。

一声惨叫从虚空之中传来,随后虚空合拢,一切恢复如常,包括那双强壮有力的手也一起不见了踪影。

方荡趴在原地,缓缓站起,被冬日的寒风一吹,方荡才发现在方才短短一瞬间的战斗中,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一瞬间,方荡险些丢了两条性命!

不过巢蚁上身,那不知从哪里会钻出来的双手这一下麻烦不小。

远处郑守等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方荡忽然之间在原地又蹦又跳的,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但他们知道,方荡不是在玩耍,而是碰到了麻烦。

方荡看了郑守等人一眼道:“咱们得加快速度了,对方能找上门次,很快就会有第二次。”

説完方荡掉头急行。

丁苦儿丁酸儿两个低声问道:“娘刚才究竟怎么了?”

母蛇蝎开口道:“没什么,应该是仇家上门,不是大皇子的人就是三皇子的人,方荡説的不错,现在的抓紧离开了,咱们快走。”

方荡一行此时全部加快了速度,朝着烂毒滩地的方向走去。

劈山剑等人不久后出现在方荡和那双手交战的地方,子午剑一脸犹疑的道:“这是什么手段,我竟然从未见到过。”

劈山剑道:“应该又是自损阳寿断绝大道换来的阴邪手段,不过确实厉害,方荡能在对方的攻击下全身而退,实在是不可思议。”

子午剑响起什么来,忽然兴奋的道:“对了,你们刚才看到了么?千叶盲草剑竟然也已经生出灵魂来了,咱们6云剑山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件灵器。”

偏锋剑道:“别忘了,千叶盲草剑仙现在已经不是咱们云剑山的了。”

子午剑听到偏锋剑的声音后,当即掉过头来道:“我説,老九啊你什么时候兑现你的诺言来的?”

一向并不排斥开口、交谈的偏锋剑听到子午剑的话语后就立时没了动静了。偏锋剑一辈子在子午剑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了。

子午剑看了偏锋剑一眼,露出一脸坏笑,随后看向偏锋剑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动手将方荡抓回云剑山了?咱们总不能跟着这小子这样一路颠簸下去?”

劈山剑却道:“方荡现在剑道未成,我们要的是开辟一条崭新的剑道分支,若是现在就早早的将方荡扼杀掉,我们未必能采摘到真正的剑道分支,到时候有咱们后悔的,咱们现在就跟着方荡看看他究竟能成长到什么程度。你们可以先会门派之中。”

子午剑嘿嘿笑道:“我才不会去,在门中呆的闷死,既然你要看看方荡这条剑道分支究竟能走到什么程度,那我就陪着你。

偏锋剑其实也想跟着方荡,看看他究竟是怎么将毒和剑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融为一体,但是他实在受不了子午剑的奚落,谁叫他当初在大言方荡能够抵御住三皇子十三招他就吃屎来的,他其实早就巴不得马上逃离了,所以偏锋剑当即表示退出。

其他的几位也不是游手好闲的,身上都有各种各样的门派任务,随后众人散去,只剩下劈山剑和子午剑两个继续跟踪方荡。

开辟剑道分支,是一件非常困难但价值极大的事情,有些时候,几代人的努力都不能开辟一种剑道分支,尤其是到了现在,各种剑法剑术几乎已经完全成熟了,想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开辟剑道分支简直难比登天,劈山剑就是耗用一生时间来开辟一道剑道分支,都已经算是邀天之幸了,一旦成功,功劳极大,有利于身后千千万万的弟子,云剑山对于开辟剑道分支的赏赐是丰厚,从不吝啬,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各个都能够拔地飞升。

走的几位云剑山弟子并不怕劈山剑独吞功劳,因为劈山剑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更重要的是,劈山剑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云剑山弟子之间这diǎn信任还是有的。

……

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干咳一声道:“你们不用盯着我,你们的哥哥到了望京,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们就能见到他了。”

中年男子看上去五十多岁,一件古旧的青袍,看上去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但浆洗的相当干净,中年男子消瘦的骨架中有着文人特有的气息,头上白蒙蒙的一片,生出许许多多的白发。

一张面孔遍布沧桑,胡须稀稀拉拉的,不修边幅,一双眼睛昏浊模糊,远比真正的年龄看起来要老迈许多。

不过,这中年男子面色不错,双目之中有喜悦的光芒闪烁,一看就是有开心事。

在中年男子对面站着一高一矮、一瘦一胖、一男一女两个壮实无比的少年,这两个少年脸上还有着那种尚未开化的神情,此时两人眼中闪烁着焦急喜悦的光芒,正是方荡的弟弟妹妹。

在中年男子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一身白锦,绣着团云海藻,蝙蝠葫芦,都是吉祥图案,一看就知道极为华贵。

小女孩大约十岁左右,长得颇为喜人,头上扎着两个小辫,红亮的嘴唇,手中捏着一片黄色的芭蕉叶,不断转动把玩,似乎对于周围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赵敬修听到方荡在望京的消息后,立即马不停蹄的一路赶来,对于老友兼恩人尚有其他后人这件事,赵敬修老怀大慰,心中欢喜。听説方荡帮了大皇子一个大忙,赶走了三皇子,所以赵敬修个找到了这里来。

此时房间外传来爽朗的笑声:“赵师,您终于回来看我了,你都不知道,这数年时间我可如何思念老师你的。”

赵敬修原本是大皇子的谋士,后来被三皇子追杀逃走,从那之后,赵敬修就对功名利禄看得极淡,听闻大皇子到了,赵敬修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处,正好看到穿了一身四爪银龙袍的大皇子走了过来。

大皇子对于赵敬修极为尊重,尚未走到近前,就躬身一礼,完全是学生碰到了老师的礼仪。

赵敬修无心再参与皇家争斗,但他对于自己这半个学生大皇子还是极为喜爱的,赵敬修上下打量大皇子一番,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开口道:“太子,好久不见了。”

大皇子哈哈一笑,走上前,拉着赵敬修的手走进房间中。

随后大皇子微微一愣,双目看到了方荡的弟弟妹妹,方荡的弟弟、妹妹跟着赵敬修学了一些东西,两人脑子都不算太灵光,目前还在识字阶段,要想教会他们两个几个字相当的困难,即便赵敬修是天下难寻的好老师,也依旧很难做到,真不知道方荡是怎么教会了他们写自己的名字的。

方荡的弟弟妹妹,尚未完全摆脱蒙昧状态,尤其是那双眼睛,给人一种近似乎野兽般的感觉,所以大皇子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与众不同。

随后大皇子看到了那个手捏芭蕉叶的小女孩,大皇子神情再动,对着少女露出一张小脸,少女却朝着大皇子做了个鬼脸。

大皇子呵呵一笑,也没有太在意,拉着赵敬修的手道:“赵师,这一次你就别走了,学生一直都给守着赵家老宅,原封不动,就等您那天回来。”

赵敬修却摇头一笑,淡泊道:“太子,你追求的东西,我现在已经不感兴趣了,我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歇,赵家老宅,您推了重建,那里有我太多伤心回忆,我不敢去,也不敢看,更不敢想。”

三皇子当初杀了赵敬修全家,那场面对于赵敬修来説,就是一场噩梦,这噩梦至今依旧在折磨着赵敬修,他怕看到老宅后,悲从中来,一条命就丢掉了。

大皇子露出一脸惋惜的神情来,“赵师,您既然回来了,就不必着急走了,就算你不愿意参与皇家的事情,也大可在这京城中转转,好叫学生能够再在您的身边多多聆听您的教诲。”

大皇子正説着,旁边进来一个侍卫,躬身低头,大皇子微微皱眉,开口道:“赵师,您先休息一下,我有些事情去去就回。”

赵敬修diǎn了diǎn头,“忙碌起来才是太子应有的模样。”

大皇子走出房间,那侍卫立即上前与大皇子耳语起来。

大皇子闻言不由得一愣,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鸠将竟然受伤归来,还未能从方荡身上得到任何东西。

这是大皇子今天听到的不可思议的消息了。

大皇子站在门口琢磨了片刻后,再次推门进入了房间,准备先走一步告辞离开,去看看鸠将的情形。

赵敬修知道大皇子现在正是忙的时候便也不兜圈子直接开口道:“大皇子,我此次来要找一个人,方家的子孙,你应该也知道了,我来望京就是想要找到他,好叫方家的兄弟姐妹能够囤聚在一起。方家对我对您都有恩情,此时正好报恩。”

大皇子闻言双目微微一挑,一双眼睛看向方气和方回儿,随后,大皇子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丽水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曙光矫正龅牙
癌症晚期,他是怎么让生命延续至今
秦皇岛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镇江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