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法律

猎天神魔 第九十三章 秋水长天

发布时间:2020-01-16 14:06:50

猎天神魔 第九十三章 秋水长天

谢天和纳兰策听得面面相觑,不过有了灵镜之境的经历,还算勉强能压得住心中的吃惊。只不过,随身带着这么一座宫殿,着实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正要感慨一番时,赵迪再度开口。

“清涟雨宫是一座真实存在宫殿,在我的家乡。后来毁于宗族征伐,姑父在清涟雨宫即将被毁前,将他毕生修为和命力一起铸进了这个小型宫殿之中,又送我逃亡,委托在剑岚仙山,受姑父故友照顾。”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难道和我们有关吗?”

赵迪道:“也许有吧,但一定和纳兰策有关!”

谢天看了看纳兰策此刻已略有惊恐的表情……

纳兰策不解:“为什么是我?”

赵迪:“因为你和丹枫净水宗有关!”

纳兰策惊道:“你认得我曾经的宗门,知道宗门的下落吗?”

赵迪道:“许多事还不清楚,只不过,能开伏羲印轮应该可以确定你一定和丹枫净水有关!”

纳兰策竭力隐藏着什么,却被一点点揭开和吻合的记忆刺痛,他幼小的记忆中残存的清涟雨宫的所有印象,全都印证在了眼前的这座小宫殿中!纳兰策知道,他终于找到了曾经的门人!纳兰策几乎快要哭了,坚定的严重怒放着杀意,看得谢天也有些紧张:“我便是丹枫净水宗传承长孙纳兰策!”

赵迪拜倒道:“纳兰哥,弟子赵迪拜见宗主!”

纳兰策忍不住眼泪扑簌扑簌落下,犹豫着,从指尖祭出一滴净水,点在赵迪额头,净水缓缓绘成一个特别的标志,看起来像一朵云,火红的葫芦中画着一座丹鼎,周围环绕着九个印轮。净水渗透进赵迪额头,赵迪一个冷颤激过,手中握着的拳中,那滴净水凝成了一朵耀眼的标志,瞬间绽放!

纳兰策跪倒,搂住赵迪,二人抱头痛哭!

赵迪没有走,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原因!

谢天彻底震惊了,纳兰策隐藏的好辛苦,这么多年他苟延残喘般地隐藏着。一直没有吐露心事!纳兰策的父亲是赵迪的姑父,二人竟然是姑舅表兄弟!

丹枫净水宗特有的认定程序,能很准确地确定二人的关系。别的可以有假,丹枫净水宗伏羲印轮的修行方法可不会作假。

谢天看得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丹枫净水宗的灭宗和轩辕城的内乱,我的兄弟们身上背负的苦难,我该如何替他们分担?

兄弟俩互诉衷肠,将近些年的遭遇讲给对方,二人又是一通痛哭。

赵迪拜倒在谢天脚下,道:“谢天哥,感谢你们为纳兰哥做的一切,从今以后,我侍你们敬重如兄父,愿听差遣!”

谢天忙跪倒,动情说道:“我如丧家之犬,无处容身,直到遇到兄弟们,我才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大家都是一家人,千万不要见外!”

纳兰策扶起赵迪道:“我兄弟部分彼此,你也不要见外,搞这种煽情的动作,他还不习惯哩!”

谢天忙道:“不习惯,不习惯……”

赵迪双手搭在二人肩头,三人相视大笑。

而此刻,变大的清涟雨宫里,传来一曲曼妙的低唱,三人围了上去,脸色渐渐变得深沉。因为纳兰策和谢天看到了件熟悉的东西!

一个女子的影,正倚在雨宫的殿柱上,痴痴地看着水中的倒影。怀中倾着长琴,她似乎醉了,美轮美奂地舞,乱了三人的目光。一曲歌罢,手中突然舞起了一柄弯刀,她的背后,长出了半壁蝶翅,而手中的刀,分外眼熟。

片刻,她的身影渐渐变成了男子的影像,男子斜抱另一柄弯刀,杯中琼浆令他记起曾经身为剑客得意的时光。杯影中,阵阵剑雨化成她的倒影,他的背后,长着另外半壁蝶翅。手中的刀,依旧那般眼熟!

赵迪道:“水宫中只有他俩的身影,姑父曾说水宫的遗憾是秋水和长天永无相见之日!女子名秋水,男子叫长天,秋水共长天一色,虽不想见,互为彼此魂魄,天各一方却彼此拥有!我想,姑父将二人的爱情看作是清涟水宫的遗憾,也是被这段肝肠寸断的爱情感动了吧!”

谢天和纳兰策同时摇摇头道:“不是!”

赵迪奇道:“不是?”

谢天和纳兰策同时点点头道:“不是!”

赵迪不解。

谢天道:“走,带你去找一个人!”

原来,秋水手中舞的是和东方石龙那柄鬼魅蝶翼十分相像的刀。

而,长天手中舞的是和东方石龙那柄落水秋霜十分相像的刀!

事情越来越复杂,这就是说,板砖仍然有所保留,并没有说出全部的秘密。

谢天道:“你可认得东方玉龙?”

赵迪肯定地摇摇头,一脸茫然。

纳兰策想,估计也是不认得,不然他不会认不出东方玉龙曾经的兵器――落水秋霜!

赵迪收了清涟水宫,三人急忙赶回尚师院。

他们急需印证一件事,板砖手里的刀和秋水长天的刀之间有什么关联!

推开门,剑豪满脸醉意,倒在床上。身后的白光剑也仿佛是喝醉了般,横贴在墙上,竟然透出一股和醉了的剑豪一样的狼狈和颓废。

轩辕城已经谁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南宫玉树还在隔壁房间苦心钻研。

板砖低声道:“你们俩跑哪去了?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找了!”

谢天伸手道:“二哥,借你兵刃瞧瞧!”

板砖笑了笑,腰间轻轻一拍,一道寒影从后背跃起,悠悠地旋转出一片寒光,落水秋霜滴转握在板砖左手;又一道红影从后背跃起,鬼魅蝶翼转出!

赵迪一把拨开谢天,伸手就要去抓双刀,板砖微微皱眉,向后轻轻一闪,双刀‘唰’地合二为一!

谢天看着双刀的模样,总感觉像一双翅膀!

纳兰策忙跑过去,伸手道:“二哥,别误会,我看看!”

板砖看了看谢天,又看了看纳兰策,这才将双刀递过去道:“今天怎么了?一回来就看刀,怎么见着鬼了?”

谢天和纳兰策点了点头,确认无误!

秋水长天舞的弯刀,正是板砖手里的这两柄!

赵迪凑在纳兰策身边,看了个仔细,一脸惊愕。

板砖取走双刀,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奇怪地打量着新面孔赵迪。

谢天拉着二人走出宿舍,低声道:“这件事肯定没那么简单,你们俩打算怎么办?”

纳兰策道:“表弟,你可听过关于灵龙盘古宗和我们宗门之间有什么渊源吗?”

赵迪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们先不要声张,等我找机会问问姑父在剑岚仙山的旧友,看他是不是听说过什么?”

纳兰策点头道:“好!”

谢天突然道:“不妥!事关重大,在没有弄清楚剑岚仙山的立场前,不要再提此事,我们自己查!”

纳兰策不解道:“为什么?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

谢天沉声道:“对我同样重要,如果灵龙盘古宗和丹枫净水宗有关系,那么,我和灵龙盘古宗也同样有关系!”

纳兰策以为谢天说的是他和板砖之间的兄弟情谊,却不知道谢天受传千字机阵是在骆天奉也就是翠儿父亲的指引下进行的。这就是说,谢天和灵龙盘古宗颇有渊源,而牵扯进来的灵龙、丹枫、轩辕、剑岚、万古五大宗派之间有什么关联,很显然,他们的聚首有着偶然和必然的因素!

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似乎总是冥冥中受人指引。

魔域秘境的偶遇如此,水月洞天的奇遇如此,不得不怀疑。

谢天此刻想的更多。

纳兰策纵然不解,可他了解谢天,他这样说、告诫定有他的道理,而纳兰更清楚,谢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有损兄弟的事来!

赵迪也不明白,重逢的兄弟此刻只以两位兄长马首是瞻,更没有任何异议。

谢天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那就是赵迪的存在到底是机缘巧合还是有人刻意为之,如果是这样的话,七妖的处境,几大宗门的未来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很可能覆灭,被一打尽!

谢天也隐约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但在自己的记忆中,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赵迪答应了纳兰策第二天观战助阵的请求,便离开了。

谢天和纳兰策回到宿舍,一言不发。

太多的矛盾,太多的不解在他们的心里慢慢缠绕成一团乱麻。

没有经历,没有记忆,一切都理不清头绪。

谢天想起还有一个要在千字机阵中磨砺自己的‘任务’,却无法窥入心海,不禁重新烦恼起来,竟昏昏沉沉睡着了。

一觉睡过,东方泛白,天色大亮。

谢天醒来发现自己头有点疼,宿舍里干燥沉闷,口干舌焦。

耳边听到剑豪在咬牙切齿地下决心:不喝了,以后再也不喝了!

轩辕城和往常一样,站在窗口,看着早升的朝阳,虽然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可多年的习惯却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南宫玉树的床铺空着,通宵达旦的研习‘天元丹法’令他废寝忘食。板砖和纳兰策都已经出去了,谢天心惊道:“呀!别出什么事才好!”

轩辕城淡淡道:“放心吧,俩人好着呢!”

谢天咽了口唾沫,随口扔了句:“什么事都瞒不住你!”

轩辕城得意地笑了两声:“可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长春市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天津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专科治癫痫医院
三亚治男科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