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体育

末日无道 第两百一十六章 故技重施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3:27

末日无道 第两百一十六章 故技重施

铁甲尸魁却也并不是太在乎楼青青的偷袭,之前那一下楼青青非但沒有对铁甲尸魁造成什么伤害,反而将自己手中的匕首给折断了,所以他此时还是打算先收拾了面前这只不知死活的羚羊再说,

楼青青或许在实力上确实不怎么样,但头脑上也不是什么傻子,知道不能对铁甲尸魁破防的她自然不会硬來,楼青青手中的匕首目标竟然是之前被铁甲尸魁匆忙缝补起來的脖子上的那道口子,那道口子之前只是被铁甲尸魁将铁片用蛮力贴上去的,如果沒有人去触碰或许还能支撑一段时间,此刻却成为了楼青青的目标,

只见楼青青刺出去的右手一翻,原本刺向铁甲尸魁头部的匕首便向着铁甲尸魁的脖子扎了下去,而且正好折在那块用來缝补伤口的铁片边缘上,居然将之撬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断成半截的匕首也就这样卡在了里面,

“吼,”伤口再次被挑开的疼痛是个人都受不了,就算是皮糙肉厚的铁甲尸魁也忍不住仰天长吼一声,不过已经砸出去的一拳还是狠狠地砸在了那只羚羊灵兽的腹部,后者原本高速移动的身形也是猛地一顿,便再次如同流星一般地朝一旁飞去,直接砸在百米外的地面上,带起了又一阵尘烟,

楼青青却并不满足这么一点点的作用,只见她直接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了那半截匕首之上,已经断过一次了的匕首再次奇迹般地坚持了下來,居然又将伤口扩大了几分,铁甲尸魁口腔内那种淡蓝色液体也再次顺着伤口流了出來,那半截匕首也不可避免地沾上了一些,顿时一阵雾气升起,匕首也有了碎裂的趋势,

楼青青完全沒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只觉得手中一轻,原本通过匕首挂在铁甲尸魁身上的她猛地向着地面落下去,随之而來的还有铁甲尸魁好巧不巧抬起的一只脚,居然是直接朝楼青青的胸口踏去,

楼青青的实力可是远远不如穆南和陆一鸣,这一脚要是结结实实踏下去了,楼青青就算是不死也是个终身残废,小姑娘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点,可是此时她还处在落地的阶段,之前的力量都用在了匕首上,此时完全用不上她引以为豪的速度,眼看就要在铁甲尸魁的脚下陨灭

,

“嗖,”就在此时,铁甲尸魁手中终于松动了一些的南冥刃再次发动,一闪而过地钻进了之前楼青青弄出來的那个洞中,随后就只见铁甲尸魁浑身一阵,原本向着楼青青胸口踏去的哪只脚也软塔塔地落了下去,整个身体更是缓缓地朝前倒去,带起一阵扬尘之后便沒有了动静,

正是穆南再次发动了飞剑术彻底斩杀了铁甲尸魁,

之前穆南的精神力已经消耗了大半,按理说是无法再次发动南冥刃使用飞剑术了的,可是当他方才见到楼青青陷入险境,下意识地沟通起了南冥刃,意外地发现后者好像有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好像变得轻巧了许多,

其实城主交给穆南只是非常低级的货色,原本就算是以穆南筑基后期的精神力也难以操控飞剑,这还多亏了穆南无意中将南冥刃炼制成了本命法器,可就算是如此,穆南在全盛状态下也只能操控南冥刃近距离发动两次攻击,加上之前战斗的消耗,穆南的精神力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

然而吸收了铁甲尸魁大量能量的南冥刃却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让穆南感到操控它不但消耗的精神力更少了,操控起來也更加的灵活了,原本只能直來直去,这下却是从铁甲尸魁手中划了一个弧线钻入了他脖子上的伤口中,进入其中后更是直接朝着铁甲尸魁的脑部冲去,

南冥刃第三个变化也此时变现了出來,铁甲尸魁坚硬的肉体似乎在它面前变得脆弱不堪,居然一下子就被南冥刃刺入了铁甲尸魁的脑中,更在进入的瞬间再次大量吸收铁甲尸魁的能量,直接将其吸得“脑死亡”了,才能够做到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

与铁甲尸魁同时倒地的还有两人,那便是穆南和楼青青,楼青青是还处在惊讶之中不知所措,穆南却是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度,眼前一黑暂时昏迷了过去,尽管南冥刃在产生特殊变化后大大减少了对精神力的消耗,却还是将穆南原本就所剩无几的精神力消耗一空,不过能够在楼青青惨遭毒手之前将铁甲尸魁给解决了,这点小代价还是值得的,

“穆南,穆南,沒事吧,你醒醒,”在一阵摇晃之中,穆南缓缓再次睁开了眼睛了,发现自己还在之前倒下的地方,陆一鸣已经在楼青青的搀扶下走了过來,四周的战斗却已经到了尾声,在失去铁甲尸魁之后,三千的普通丧尸当然不是百名修炼者的对手,大半已经被击杀,剩下已经开始逃走了,徐自达也开始带着人打扫战场了,

半个小时之后,陆一鸣和穆南面前已经摆上了两具尸体,分别是铁甲尸魁和那只受伤的羚羊,前者是被穆南的南冥刃所杀,后者却是在被铁甲尸魁重伤后,则是在修炼者捕捉的过程中失手杀死的,

“怎么处置它们,”陆一鸣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而穆南则从许阳和容大师那得到了不少炼器材料的知识,应该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

“铁甲尸魁身上的铁甲都扒下來,那只羚羊要整个带回去,”穆南思考了好一会才说道,他对炼器材料倒是有些了解了,可是那只羚羊身上多半是可以炼药的材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取舍,只好整个带回去了,

陆一鸣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立刻安排手下开始处理铁甲尸魁的尸体,这个家伙的身上的铁甲可是非常坚硬的,就算是许阳估计也无法轻易炼制,虽然穆南也不知道铁甲尸魁是如何把它们凝聚到一起的,可也大概能够知道这种材料的珍贵性,估计这世上也沒有比之更加适合炼器的东西了,

又看了一眼躺在一边地上的青旋,穆南的额头也忍不住皱了起來,这个女人在战斗一开始便陷入了沉睡之中,直到此刻都沒有苏醒过來,如果不是穆南能够直接和青旋交流,更知道对方就是刚出生的孩子,不可能有什么心眼,他真的会以为青旋是故意装昏的,这也太巧合了,就在穆南迎上铁甲尸魁的时候,青旋就陷入了昏迷,虽然穆南原本就沒打算让她帮上多大的忙,但是多少禁锢一下铁甲尸魁应该也是做得到吧,想当初青旋可是将穆南和陆一鸣两人都折腾了个不轻啊,

可是现在青旋还处在昏迷之中,穆南他们也还在野外,实在不是什么考虑这个问題的好时间,看來只能等回去再想办法问问青旋了,而且那个白发老妪应该知道点什么,说不定这事还跟那个老妖婆有些关系呢,

这一战虽然有些收获,但是穆南等人也受了不小的伤,继续前进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在退后之前的公园营地休息,所幸穆南之前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就算是路上再遇到什么阻拦也有事前安排的陷阱和那个白发老妪,后路是肯定沒有问題了,

于是穆南和陆一鸣便带着这百余人踏上了返回公园的路上,徐自达也将这次的伤亡的情况报告了两人,这次的铁甲尸魁由穆南三人解决,其他都是一些普通丧尸和几只精英丧尸,所有并沒有出现死人的情况,除了三人重伤之外,便是十几人受了轻伤,他们的战力反倒沒有受到多大的损伤,

当然这也是在穆南和陆一鸣两人刻意地安排之下,如今每一个修炼者都是重要的战力,尤其是在经历过战斗之后,不论战斗力还是忠诚度上都能得到大大地提升,两人也对徐自达下达了死命令,在这样的练兵战斗一定不能死人,徐自达也因此始终都警惕着,一旦出现重伤的修炼者,他便安排其他修炼者迅速将之位置取代,这才令伤亡情况降低到了这样的情况,

回去的路上的同样沒有出现什么意外,穆南让陆一鸣先带着这百來人的队伍回去,他自己则带着青旋在那条路上等着,之前白发老妪虽然是直接來到公园营地和穆南交谈的,但他已经猜到对方的藏身之处应该就在这附近,

果然,等陆一鸣带着人消失在视线尽头之后,穆南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佝偻身形,正是那个白发老妪,从后者同样笑嘻嘻地看着他的样子,似乎是早就知道穆南会來这里找她,也更加肯定了穆南心中的那个猜想,

“这是你做的手脚对吧,”心中郁闷,穆南的语气也客气不到哪里,穆南已经有八成的把握青旋的突然昏迷就是这个白发老妪做的好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