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历史

缺人东莞模式亮红灯

发布时间:2019-06-14 19:59:19

缺人!东莞模式亮红灯

周开平 东莞报道

2月16日,雨后的广东东莞雾气浓郁。

已经快到元宵节,制造业发达的各个镇区还很冷清,工厂旁的不少小卖部和快餐店大门紧闭,街上行人寥寥可数。

《华夏时报》在东莞的各个镇区走访多日,招工方的热情和工人的冷淡是鲜明的缺工现状写照。在五金厂聚集的清溪镇重河社区鹿鸣路看到,每家工厂都打出各具特色的招工广告,却连询问者也久盼不来。

曾经汇集了来自全国劳动力的东莞,工人在一年一年地减少。2007年东莞官方数字显示有1200万外来工,这也成为高峰“绝唱”,此后再无官方数据公布。

多位受访的企业高层和劳务市场专家都坦承,中国工业劳动力过剩向短缺转折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形成,但代工企业的应对却别无他法。“完全没有办法,只能寻找其他出路。”东莞大朗镇的一家制衣厂老板何建晨显得悲观。

工资是用工短缺的焦点矛盾。在东莞智通人才市场,找工作的湖南永州小伙刘全文说:“月工资低于2000元是没人愿意做的。”而老板何建晨却说,“工资年年涨,工人还不满意,企业已经不堪重负了。”

东莞10000多家中小企业,都身陷这样的矛盾中。如此之下,东莞经济发展开始急剧减速,“元气”大伤。

收入还没涨

清溪镇鹿鸣路,利丰五金厂的厂门口,招工广告上可以看出,现在的“920元/月”是由“770元/月”更改而来,从下个月开始,负责接待应聘者的门卫,可能要将它改成“1100元/月”了。

这三个数字,是东莞近4年的工资标准。梳理数据发现,从2005年开始,东莞五次上调了工资标准,上调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次只上调了36元,而近一次上调为180元。

在东莞更为流行的是工资承诺:“保底工资1150元/月”或者“月收入可达1500元-1800元”。

但多数工人并不敢贸然相信这样的承诺。“一定要看清楚,实际上有这么高工资的大多数都是没假放,一天加班4个小时,而且还要扣除住宿和伙食费。”刘全文说。

站在智通人才市场的企业宣传栏前,刘全文随手指着东莞南城白马荣科电子厂的招工广告说:“上面写着月均收入2000元,要拿这一收入,肯定要加很多班,而且下面写了不包食宿,一扣除就少了。”

事实上,在许多工人给出的“评级”里,白马荣科电子厂的待遇,已经算得上是中等偏上了。

东莞近年不断提高工资标准,事实上,工人收入几无增长。增加保底工资后,有些工厂加班时间增多,有些工厂不再食宿全包。

东莞智通人才市场高级经理蔡小梅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工资基本由市场决定,工资标准只是一个保障:涨工资受惠的应该是管理、研发、技术层,现阶段普通工人工资整体上也确实没有多大提升。”

微薄差价的对峙

东莞6年提高工资标准期间,有两年是中断的。2007年,东莞的工资拟提升至720元/月,结果未能成行。其外2009年东莞没有提出涨工资。

2007年工资未涨,原因之一就是私营企业主的反对。而2009年,则是东莞经济灰暗的一年,政府也出于企业的经营状况而暂停涨工资。

以代工为主的东莞企业正在持续经受用工成本的压力,仿佛是没有休止的涨薪开始让企业老板也露出悲观的情绪。

“工资肯定要涨的,预计大概涨10%。”何建晨说,“涨了就可以保证维持工厂不停工的工人数量。”何建晨的制衣厂一直采取代工模式,去年的原材料上涨、加上每年10%—20%的工人工资提高,已经让他对这一行业近乎“绝望”。

“利润越来越微薄”、“工人越来越难管理”等烦心事已经让何建晨开始另寻出路,东莞那家高峰期有200多工人的工厂不再是他惟一的事业。

尽管各行情形有差别,但占据东莞根基的电子、制衣制鞋、五金等代工中小型工厂,几乎大同小异。2月16日在东莞的人才市场智通人才市场调查发现,几乎各行对普通工人开出的“价码”相差无几。

事实上,多数工人在找工作时不断反复斟酌比较的,也就是元/月的空间。在刘全文看来,每月多出的300元,就可能是今年年底能带回老家的存款。

但多数工厂要多支出这笔钱,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国内的咨询管理公司正略钧策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孙宇去年年底做过相关的调查,他说:“这些代工工厂利润本来就低,有些工厂工人动辄数千上万,用工成本增加会成放大效应。代工企业确实没办法大幅度提高工人工资。”

外来工大撤离

刘全文在找一家“好厂”,但东莞绝大多数都不符合这个“标准”。

清溪镇一家代工以色列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厂,到2月17日已经招聘了8天,“只招到了四五个人,还都是老员工带来的。”该工厂的市场总监陆玲说。年后,这家工厂原来的工人60%没有回来报到。

“尽管招聘情形要到元宵节之后才有定论,但老板已经注意到今年可能更差,开始急了。”陆玲说,“前两天工厂已经派人前往人才市场和人流较多的街边招聘了。”

刘全文开出的条件是“能拿到手的工资至少2000元/月,加班不能太多”,这几乎是大部分外来工的基本要求。

在东莞生活了十多年的薛力同说:“来东莞的人越来越少了,近这几年就更加少了。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宁愿回家做点小生意,年纪轻的不少去了工资相对高、管理相对规范的江浙一带。”事实上,东莞的工资水平,也已经竞争不过近旁的深圳和广州。

根据东莞市春运办统计的数据显示,节前春运期间,东莞共发送旅客350.9万人,但节后11天回流旅客只有160万人。外来工人正大面积逃离,接踵而至的就是经济发展的困境。

发展亮黄灯

16日上午11点的智通人才市场内,已经有招工企业留下空空荡荡的桌子和招聘广告,早早离开。“来的人不是很多,再等下去也没意思了。”一家企业负责招聘的人士说。

这是这家东莞的人才市场节后第三场招聘会,用工市场好时接踵摩肩的盛况已经不复存在,一些企业开始主动和应聘者搭讪:“靓女,坐下来聊啊。”

蔡小梅认为,用工转折点出现在金融危机的2008、2009年,“外来工忽地少多了。”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工厂倒闭,提前回家的很多外来工没有再回到东莞。事实上,这只是引燃了导火线,用工紧缺在此之前的2005年已经显露了。

东莞的用工短缺和GDP增长减速时间点出奇吻合,而且越短缺减速越快。改革开放后,东莞一直保持着近20%的GDP增长速度。2005年开始,东莞经济增速开始减慢,2007年用工短缺比较明显时,东莞GDP增速已经降至了20多年来点。

2009年年初,东莞政府定下保十的目标,剔除物价上涨因素,GDP只增长了5.3%。去年GDP增长10.3%,今年的计划目标为8.5%。

东莞的经济发展和外来工的数量交集在一起,因为人数的剧减,东莞数年前按照当时情况建设起来的公共设施、服务业也可能沦为空架子。在东莞各个镇,随处可见美丽的绿化带下,宽阔的高级别公路只有一两辆汽车在行驶。大型的城市广场上,也人迹寥寥。

工人逃离之后是工厂的动摇。据在东莞采访获悉,不少老板在严峻的经营压力下,对原有工厂的发展动力逐渐消退,开始寻找赚钱较快的房地产等项目或者把工厂搬离东莞。

统计显示,近两年占据东莞经济半壁江山的港台企业就减少了5000家,数年间建起的大量厂房,也空置得越来越多。

检查化验
输卵管肿瘤
鉴别诊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