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历史

一市民花巨资只买来保管权楼房转卖扯出抵押

发布时间:2019-02-26 15:39:50

一市民花巨资只买来保管权 楼房转卖扯出抵押谜团

广西-南国早报骆南华  北流市民李波近很烦恼,他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一起官司的终审判决:他花所有积蓄买下的一栋楼房,5年来却被几起官司架空。  追债牵出一栋楼房  李波烦恼的根源,是从决定购买一栋楼房开始的。这里面还涉及到一起民间借贷纠纷。  1995年5月20日,北流市隆盛镇的覃坚及妻子梁某,向北流市的林春梅借款12万元。双方约定借款要在2001年12月前还清。  多次追债无果后,2003年6月4日,林春梅向北流市人民法院起诉覃坚夫妇。经法院调解,覃坚夫妇同意在规定期限内还款。同年6月6日,法院制作了民事调解书。规定还款的日期来临后,覃坚夫妇仍然没有还钱,法院强制执行中,覃坚夫妇自愿将以覃坚名字登记的一栋楼房,抵债给林春梅。  经北流市法院核查,覃坚的这栋楼房位于北流市莲石路1099号,当时尚未办理有土地使用证及房屋所有权证。2003年7月3日,法院前往北流市国土资源局查询,证实该楼房的土地未有抵押登记。北流市房地产交易所也证实,该楼房尚未发现办理抵押登记手续。  得知覃坚的楼房未有任何抵押登记后,北流市法院分别给国土局、房管所出具了《司法建议书》,建议为林春梅办理该楼房的过户手续。2003年10月4日,法院裁定该栋楼房归林春梅所有和使用。  让人奇怪的是,法院查明没有房产证的楼房,在法院裁定下达后,覃坚却把一本房产证原件,交给了林春梅。  转卖楼房却生波折  2003年7月份,林春梅决定将楼房转卖给李波后,那本房产证也被转交给李波。李波顺利将这栋楼房的土地使用证转到了自己名下。  2003年8月14日,当李波到北流市房地产交易所办理房产证变更时,他所持有的覃坚的房地产证被收缴。他被告知,覃坚的这栋楼房,在1995年就已经抵押给了银行。  有关部门为何在法院核查时,没有出具抵押的证明?北流市房地产交易所在2003年10月份给北流市法院送交了一份情况说明称:因为当时法院查询时,提供的是这栋楼房的新街道及门牌,没有准确反映原来街道及门牌等坐落情况,才导致无法准确查找(注:该楼房原规划编号为北流市永丰开发区3157号)。经反复核实,才知道该楼房1995年5月4日已在该所办理了抵押登记。  林春梅、李波得知这一情况后惊疑交加。但不久后的一起官司,让他们几乎绝望。  2003年12月5日,北流市清水口农村信用社将覃坚告上法庭,称覃坚在1995年5月4日向该社借款16万元,并用北流市永丰开发区3157号(即现在的莲石路1099号)楼房抵押。信用社要求覃坚还款,并表示对楼房拥有优先受偿权。  在这个节骨眼上,覃坚玩起了失踪。2004年7月1日,北流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覃坚归还贷款,信用社对拍卖或变卖覃坚的楼房有优先受偿权。北流市法院随后撤销了房屋归林春梅所有的裁定,也撤销了建议转户的《司法建议书》。  林春梅追债得到的楼房,转眼间得而复失。法院决定查封、拍卖该楼房偿还债务时,李波提出的异议均被驳回。在面临无家可归的情况下,李波多方反映,还到拍卖行提出意见。  说起买楼房的遭遇,李波很无奈:我花一辈子积蓄买来的楼房,没想到只有拍卖前的保管权。  抵押是否有效引争议  2007年1月16日,林春梅将清水口信用社、北流市房地产交易所告上法庭,将覃坚列为第三人,要求房地产交易所确认对覃坚楼房的抵押登记无效。她认为,信用社与房地产交易所串通补办了抵押登记手续。  事关自己利益,李波也积极协助林春梅应对。对在连环官司中发现的问题,李波也质疑楼房被抵押的真实性:一是抵押在前,建房在后。李波查询了北流市房地产开发公司后,发现覃坚的楼房是在1994年3月24日购买到土地,1995年4月25日动工,1996年5月才建成。1995年5月4日,信用社实际仅凭购房合同和准建文件,就提供抵押贷款,不符合法律规定。  二是发证在前,领导审批在后。覃坚取得房产证是在1995年5月17日,但对房产证的领导审批,都是在办证之后。如果覃坚用楼房抵押贷款,房产证应该押在房地产交易所,怎么会在覃坚的手上呢?  三是在抵押登记手续中,交易所也出具了覃坚当年交纳的鉴证费、抵押金行政事业性收据,但却没有相应的存根。抵押登记本上,只有延续的抵押编号,没有填写具体内容。  李波认为,覃坚当年办理抵押登记时,交易所的经手人就是黄某。不久后黄某就因为办假证等问题被开除。李波怀疑覃坚当初可能就是通过黄某办理假房产证,然后再进行假抵押贷款。可惜,覃坚和黄某去向不明,李波的猜测也只能停留在猜测上。  交易所细说抵押谜团  李波购买的楼房,到底有没有抵押呢?2007年12月26日,北流市法院作出抵押登记纠纷案一审判决,确认覃坚当年的抵押登记有效。林春梅提起上诉。玉林市中级法院在今年6月8日开庭审理,至今尚未有判决。  针对李波对抵押登记提出的疑问,7月11日,北流市房地产交易所的有关人员向作了解释,认为覃坚当年抵押是真实有效的。信用社提供的与覃坚签订的抵押合同、借款合同、贷款申请书、财产抵押书等,都可以证实。  信用社还保存了当年交易所出具的《抵押房地产情况证明书》、《房地产抵押登记证件收据》。在交易所保存的,有当年覃坚交纳的鉴证费、抵押金行政事业性收据,还有房地产抵押登记簿。它们互相可以印证抵押登记是真实的。收据没有存根,是因为上缴给了财政局。  当年交易所是先将符合发证条件的房产先编号填发证件号,再到当时的建委、政府逐步审批,才出现这种先发证再审批的情况。不仅覃坚一人,当时在北流或者其他地方,都是普遍现象。  覃坚获得的房产证流回他手中,既可能是覃坚趁法院次核查误为没有抵押时领走证件,也可能是其他方式流出。交易所当年负责对抵押登记的工作人员黄某被开除,才导致部分登记内容不完整。  围绕这栋楼房的官司还在继续,李波说:我们一家人天天提心吊胆,不知道那天会被扫地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