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时尚

中小银行股权频转让沙里淘金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9-12-04 13:41:22

鲁网10月12日讯 10月9日,中原银行近1.18亿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以2.23亿元 拍卖成功。同时,多家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股权将拍卖,这些银行股权的所有者为建筑建材、工程机械、木业等行业的民营企业,分布在内蒙古、山西、甘肃、江西、湖北等地。

业内人士称,部分原始股东经营情况不佳是这些中小银行股权转让的一大原因。

多途径补充资本

某信托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则对中小银行股权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现在如果有钱,对于银行股权还是可以挑一挑的。”他表示,“理由很简单:现在银行股估值已经处于历史低点,未来随着经济上行,银行股的赚钱效应会逐步体现。募资难的时候,往往也是投资股权的时候。”

兴业研究认为,考虑到牌照价值、当地客户资源、负债端低成本存款等因素,资产质量有瑕疵的金融机构仍有收购价值。从近年来的银行股权并购/收购案例来看,当下银行领域的并购/收购动机可以归纳为三点:一是龙头机构主导的横向并购,以整合客户资源,产生区域与规模的协同效应为目的。例如2004年底国内某股份制银行收购佛山银行,实现了佛山地区客户资源的整合,获得物理网点与负债端低成本的存款资源。二是由金控属性的金融集团发行的牌照收购,以实现全牌照下的全产业运行。例如平安集团2009年收购深发展,中国信达2016年收购南洋银行。三是政府性质主导下的政策性兼并重组,主要是推动本区域国企资源整合。例如秦农农商行重组西安农信社。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中小银行的持续做大,通过原有股东増资方式补充资本的途径已经难以持续。而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可转债和优先股又只能补充二级资本理一级资本,无法缓解核心一级资本压力偏大的现状。银行需通过引入新股东的方式实现资本补充。

2019年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八次会议,研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问题。会议指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渠道,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将资本补充与改进公司治理、完善内部管理结合起来,有效引导中小银行下沉重心、服务当地,支持民营和中小微企业。

这或许意味着政策层面将进一步支持中小银行通过增资扩股、引入符合条件的新股东的方式,既能实现资本金的充实,又可以改进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再结合当前金融领域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大背景,银行、证券、保险业股比投资限制明年将全面放开,业内人士认为,未来或将有更多外资通过收购中小银行的方式进入国内银行业市场。

接盘方难觅

2018年银行业股权交易频繁。从阿里司法拍卖网的汇总数据来看,2018年3月至12月共有3156条银行股权流转的线上交易,成功交易的有233条。从产权交易所的银行股权转让信息来看,截至2018年12月末,北京、湖北等地产权交易所共显示13条银行股权交易,估算转让对价市净率(PB)在1倍左右。

今年以来,中小银行股权频遭转让、拍卖市场持续增长的态势还在延续。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校友会秘书长杨健指出,监管趋严,银行经营面临挑战,股权价值处于估值底部,也使得银行股权交易流转活动相对频繁。以上市银行为例,银行股普遍破净。上市银行股表现不佳,也使得未上市银行股估值不高。在股权转让市场,区域性中小银行的转让价格也在1倍市净率左右。

另一方面,巴塞尔协议和新资本管理办法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小银行需要通过补充资本满足相关监管规定。加上当前严监管趋势下,部分表内外资产要充分计提资本,加大了资本压力,中小银行亟需寻找新的融资通道。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指出,目前大多数非上市的中小银行存在一些共性问题:公司治理存在缺陷,股东大会、董事会、经营班子和监事会各方职责不够明确,无法达到有效制衡,并且股权结构混乱问题突出,内部控制有待加强;扩张激进,近年来部分中小银行负债端激进扩张,资产端则通过大规模的委外等“影子银行”业务实现“出表”,实现弯道超车的同时赚取期限利差,面对政策和市场的调整,中小银行同业负债和资产缩表的压力较大;信用风险抬升,虽然城商行、农商行的风险状况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缓解,但压力依旧较大。这主要由于中小银行更容易受区域经济的影响;流动性风险不容忽视。中小银行存款先天不足,在以同业存单为抓手的扩张模式中,高度依赖增加期限错配以求高收益,必然导致流动性风险隐患。一旦货币政策转向或流动性收紧,则容易引发危机。

浙商银行副行长兼董秘刘龙表示,中小商业银行始终面临投资者难寻的尴尬境地。一方面,由于商业银行的特殊性,相较于普通公司,股东需满足更高要求,承担更多义务。在满足连续三年盈利、净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在30%以上、入股商业银行后的权益性投资不得超过净资产的50%等刚性要求外,还需承担和履行持续补充资本、股权质押比例超50%需对相关权利进行限制、关联交易严格审批披露等义务,使得原本有意入股银行的投资者,要么受到“一控两参”的限制,要么达不到股东资格要求,要么不愿承担过多责任,终往往是银行和投资者都非常无奈。

另一方面,银行板块在境内外资本市场表现乏力,不少上市银行股价处于破净边缘或已经破净,估值普遍偏低,流动性差,纯粹从财务投资角度来评估,很难达成一致;这也使得中小商业银行资本补充之路更加困难。

股权频繁转让

中小银行股权一度被众人追捧的“香饽饽”似乎正蜕变为“烫手山芋”。据了解,中原银行今年股权累计已经被拍卖81次,流拍30次,此次拍卖是该行今年以来一笔股权司法拍卖。

在阿里司法拍卖网站,仅10月10日当天截止的、涉及银行股权的拍卖就包括:内蒙古银行1730万股、江西寻乌农商银行173.39万股、江西安义农村商业银行2.26万股股权、宁夏黄河农村商业银行6.40万股、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104.41万元股权等。

拍卖内蒙古银行1730万股股权的是包头市华银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拍卖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104.41万元股权的是山东开泰工业科技有限公司;拍卖江西寻乌农商银行173.39万股的是寻乌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些股权拍卖的原因都是被法院查封。

某券商固收部负责人介绍,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就开始出现城商行、农商行股权转让的“热潮”。而这背后的原因大致有:监管部门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城商行、农商行原有股东经营情况欠佳等。

“初步判断就是这些股东的经营情况不好,导致其持有的银行股权被用来拍卖、偿债。”上述券商人士介绍,从2018年开始,银行股权转让的情况就逐步增多。2018年下半年甚至出现了新沂农村商业银行、铜山农村商业银行和睢宁农村商业银行同时转让控股权的情况,而这三家银行都位于江苏徐州。他认为这种情况显然比较异常。

“首先,一个经济不算特别发达的地级市能有三家农商行,这说明从一开始这些农商行的股东背景就不会很强大。其次,在银行经营过程中,能否有足够的专业人才、当地经济是否能够支撑这三家银行的长远发展,这都是非常大的挑战。”该人士分析。

当时这三家银行的股份转让材料显示,新沂农村商业银行位于江苏省徐州,徐州市2017年GDP全国排名第25位。新沂农村商业银行是2011年12月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的地方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注册资本5.07亿元。铜山农村商业银行是2016年5月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的地方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注册资本9.77亿元睢宁农村商业银行是2012年12月经江苏银监局批准成立,在原江苏睢宁农村合作银行基础上改制成立的股份制地方性金融机构,现有38个分支行。

临汾市荣军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澄城县医院预约挂号
南充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点
烟台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