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旅游

笛声我眼中的陶正明将军

发布时间:2020-09-17 06:28:48
我眼中的陶正明将军

岁月流逝的季风。

吹不散心中美艳如画的季节风景。

那1抹嫣红,那一串果实。

美了春,醉了秋…

题 记

他,很哥们也很风趣

陶正明,不用我介绍,想必很多人尤其是军界的人都知道,就是那个为转业大声疾呼的陶将军。说起来我跟他有非同一般的缘份!

1纸转任类似于‘‘员外郎’’闲职的行政,让我的步履慢了下来。

闲暇时间1多,心就静了。因此,我指尖、笔尖并用,陆陆续续地在朋友圈、群中发了数篇回想性文章。写点文字,纯洁是咀嚼曾经,回放过去,陶冶情操,强身健脑,联络感情,保存记忆,可谓一举多得。至于、发表,压根没去想。

现代网络的高速传播和广泛覆盖,信息量巨大,让人目不暇接,也让偌大的世界变小了,空间、时间的概念全是新的。这不,由于发出的文字,一些多年来未曾的战友、同学,很容易就上了。这是意外收获。

更让我意外的是,网络名人、专栏作家陶正明将军偶然发现我的文字,反复打量辨认,确信无疑后,便热心地将拙文推荐给有关网站、报刊等媒体予以登载,并在他的朋友圈加上一大段溢美的评语。我知道,陶将军这样做,一方面缘于我们的早年交情,一方面是勉励我,意在让我将爬格子的快乐活玩下去。我固然领情,即刻写表达谢意。

陶将军回复:谢啥?谁叫我们是兄弟!

这一声兄弟,近了情,暖了心,一下子勾起我三十年前在集团军机关他麾下当差学徒的那段峥嵘岁月的回想…

从老山上回来不到半年,那年那月那日,师政委高武生向我泄漏:集团军纪检办公室主任陶正明有意向要调你,你考虑一下。

彼时,我在师组织科正干得顺风顺水,师首长曾暗示过要我去两度取得统帅部授与荣誉称号的一团6连任,设想通过基层、机关轮回锻炼,以期快速成长。听了调集团军机关的,着实让我好一阵左右为难。

年轻的资本,就是选择余地大。选择,对一个人的人生来讲,意义非常。事业,婚姻,都是如此。有选择,自然就会去比较,去权衡。当时,我也堕入比较、权衡的苦恼当中。

‘‘硬骨头6连’’名满天下,战后又获授新的称号,威名远扬。若到这个连队任职,光环罩身,声名显耀;有这样的履历,前程光明,也可料想。

一边是下连队领头带兵,一边是上机关爬格打杂;一边是出人头地,一边是默默无闻;一边是舞枪弄棒,一边是咬文嚼字…就这样,我在心里左右盘算着。盘来算去,我心中的天平还是偏向机关这边,终背着背包,到位于湖州市市郊的集团军军部报到了。

我选择调集团军机关工作,不是图机关牌头大,说起来响亮;也不是图机关安逸、舒服,年轻人在哪都得甩开膀子干。真正的缘由是人,具体说就是冲着陶正明去的!打仗的时候,陶主任是组织处副处长,我在组织科当干事,上下一条线,见过面但说不上熟习,不过,他的名字和他的许多故事,是机关上下感兴趣的话题,无人不晓。我听到‘‘陶正明’’三字,眼睛1亮,好奇中多了些许向往,想随着长些见识,学点想学的东西。

当时,广为流传的陶主任的故事有:

集团军年轻的正团职之一,是年轻的纪检办公室主任,他从新兵正团只用了12年时间。

集团军数得着的笔杆子,时不时地能看到他的大作登载在军内外报刊,他的报告文学《两用人才者们》获全国报告文学大奖、文学奖。

他性情比较特别,遇到不顺眼的事直接说,就是顶头上司也敢顶。为人很仗义,很‘‘哥们’’

他也很风趣,常常编些笑话段子,有些还是带‘‘色’’的。出名的是军机关一名离了婚的干事也找了一名相同情况的女士。陶正明给编了一副对联:“一对新夫妻,两副旧机器″,横批是”凑合着用″,并将对联贴在新居门口。夫妇俩哭笑不得,道贺的人看了低头不语、偷偷发笑,这事传的沸沸扬扬。所以,上至军首长下至驾驶员,都很喜欢与他下部队,坐车不孤单,平时有笑声。

传闻听多了,听久了,便会对他作出基本判断,判断的结果自然心生敬慕,因而就有走近陶正明的冲动。我就是以这样的心思,决意走近他,接触他,学习他…

他,很会写,文风独特

因工作之故,我曾数次到过军部,每次出入大门都要实行登记手续。现在,自己可以自由进出集团军威严的大门,心里仿佛多了几分得意和自信。

陶主任选调我,也许是一种错爱。当时,我的硬笔书法在全国参赛获过奖,并成为会员。可除一笔字能拿得出手外,其他并没有所长。写材料,别说与陶主任比,与集团军政治部的许多干事比,都应属于‘‘门外汉’’小儿科″。可陶主任有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字如其人,字秀的人差不到哪里去;差不到哪里去的人便可以培养造化。他认为,练字,需要静心、恒心和悟性。他的随手写钢笔字、毛笔字,也是确有功力的。由于这个观念,我就成了他的直接部下。陶主任还安排我住在他家平房的对门,一个过道进屋。

陶主任主政的纪检办,总共只有3个人。坐我对面的是老干事赵献平,他做事认真,能写,人品好,业余爱好围棋。我们共事非常愉快。三人虽然说有分工,但没法固定。我在办公室兼管内勤,同时还是突击队员″,开会,接访,外调,查案,写材料,哪里人手不够拉不开栓,我就顶上去。没多久,大多数工作的路数我也略知一二。

稍谙职场的人都清楚,在机关干的人,文字功夫是基本功,拿手戏,写不出象样的材料,只能跑龙套,敲边鼓。我深知自己的短板在哪里?心想,集团军是陆军基本的战役军团,担当着机动作战的重要使命,作为军团领率机关的顾问人员,如果没有较高的思惟层次、较强的文语表达能力和组织指挥能力,下部队凭甚么指点工作?

‘‘师傅在身边,修行靠自己‘‘学得好不好,就看用功不用功。我常常阅看所有的文电材料,这可是得天独厚的学习优势。我在登记来往文件的同时,也摘录一些自认为不错的文章观点、章节。尤其是对陶主任、赵干事写的材料反复琢磨,仔细斟酌,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我注意到,陶主任很会写,写东西思路清晰,信手拈来,常常能把一些枯燥乏味的材料写得活灵活现,很耐读、有余味。他的文风有其独有的特点:朴实无华,不刻意雕琢词语;观点鲜明,指向明确,不说空话,意到句止;语言生动、活泼,比如:一是一、二是二,他会说三个苹果分两堆,一是一、二是二。

那个时候的我,快乐单身汉一个,常在陶主任家里蹭饭吃,晚上没什么事,12点前不是办公室亮灯就是宿舍亮灯。陶主任自然明白,我不是加班就是学习。从每天上班见面他看我的那种眼神中,我便读出了几多赞同的意味。

其实,陶主任和赵干事也是转业做纪检工作不久的,为了尽快熟悉这一行,我们三人常在一块讨论工作上的一些重难点问题。陶主任就像园丁一样,对我这株幼苗不断地浇灌、施肥、锄草,培养的过是不厌其烦、煞费苦心。每次下部队,陶主任通常会带上我,让我接触熟悉各个方面的领导和基层官兵,既了解掌握了部队情况,又学到很多在机关学不到的东西。陶主任写材料时,只要时间允许都会叫上我,他说我写。有时他会停下来,要我顺着思路补充后面的句子;有时他会让我先搭材料架子,列出提纲来一起分析研究;有时他故意推托有事留下一大段来,让我独立完成。他总结的写材料名言,比如‘‘想门路、拉架子、找例子、回炉子’’‘‘题好一半文’’‘‘先生孩子后起名’’等等,我一直记着。经过一段时间磨练,我渐渐地找到了一点门道,感到今天的我不同于昨天的我,思想的火苗在暗滋渐长。我庆幸自己的选择。

这类感觉,我相信对不放松学习的人来说,应当都有体会。由此让我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老话,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其实,人的认识水平、思想境地的差距拉大,关键在于学习力上。

当年,集团军政治机关学风很盛,包括陶主任在内的很多人都参加了浙江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大家聚在一起就谈学习。有的因工作忙一门课考三次没过,仍坚持学下去。我的大专学历就是那时完成的,每次考试过三门课程,用了两年时间。

大概过了3、四个月时间,集团军政治部准备召开一次政治工作学术研讨成果交流会,要求各处室积极参加,为此我赶写了一篇《204名党员违法违纪的特点及缘由探析》文章。成稿后请陶主任指导,他看后给予充分肯定,同时也在关节处作了一语道破式的点拨。没曾想此文竟取得交流会一等奖,并被军区和一个全军性内部刊物。

从此,我便走上了熬夜费神、与文字为伴之路,后来也多半因此进了机关。这是我始料末及的。

他,无愧于正明的名字

刚进军部那会,我就留意视察陶主任的性格特点和行事风格。经验告诉我,到一个新单位,了解同事尤其是上司,才能尽快适应环境,展开工作;也只有真正了解,才会学有方向,追有目标,干有劲头。

陶主任走路脚底生风,说话快言快语,工作节奏更快,说干就干,雷厉风行。干纪检工作,没事找事不是个事;有事不做事更不是个事。陶主任就在有事没事之间拿捏着做事。有查报件来,不论有没有时间限制,他都立马动身前往,3两天就能出调查报告。为此,上级领导屡次表扬了我们纪检办。为了跟进领导这类‘‘以快取效’’的思惟方式和工作方法,我很快刻了两枚篆印:一日事一日毕、日日新,并将印文压放在案台玻璃板下,以诫勉自己。

那时,集团军由原一军和原六十军合编新组建不久,机关中有一些同志刚从六在英国十军部队调来。这样,老一军和原六十军的人便有个融会的问题。我隐隐发现两个军的人见面都比较客气,很少相互开玩笑,这可能是原部队的传统和风格不一样而至,总感觉有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说的味道。陶主任好象和谁都说得来,不时还讲些笑话,笑完后气氛就活跃了。这类大大咧咧的性情,隐含着凝合气力的效果,拉近了感情。

机关身为幕僚,心为帅谋。记得有一次主要领导要上党课,重点围绕合编合心协力这个主题来讲,稿子要我们办公室来写。我想,这自然是要发挥陶主任的特长。陶主任、赵干事和我三个人分头找有关团结、大局方面的素材,尤其是正反方面的例子。就以三合″分三大块,合编是部队建设的大势所趋,合心是党性的外在表现,合力是事业成功的倍增宝贝。写到结尾时,陶主任突然说,赵干事,小刘,我想出了几句话作为结束语,你们看行不行?接着他边拍拍手,边说:手心手背都是身上的肉,哪个部队都是党的部队;编进了集团军,兄弟就是一家人,心往想,争当!一天加半个晚上,我们把稿子写出来,领导上完党课,机关反响很好。第二天,领导又让印发团以上党委,组织官兵学习。

干纪检,大量的工作是查案件。那时候量特别大。有举报在职领导的,连集团军主要首长都有人揭发。再就是冤假错案,两个军从建军以来的历史旧案都有。这件工作非常复杂、辣手,有的看到信,听到来访人的话,头都大了。但再难也得!反正是陶主任挑头,我随着,赵干事负责留守。

1987年4、5月间,某团有几名新兵联名向时任军委主席、总政主任,举报该团在军区组织的军事训练考核中,产生大面积顶替考核的严重问题,引发了上层高度震惊,责令严肃查处!军区、集团军联合调查组调查后认为,情况属实,性质严重,影响很坏。为此,集团军政委带陶主任、组织处胡汉平干事和我,前往查处此案并整理团党委。当时,集团军和师两级政委在该团研究确定整顿方案。会上,团党委‘‘一班人’’大多态度恳切,只有团长以建议口吻说了句: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解决问题。政委听出他话中有话,便将眼光直视团长:怎样唯物?如何辩证?你是否是认为上面有?团长不敢重视军政委的眼光,低着头嚅嗫地轻声回答:出了问题,主要在下面。固然,整理中上级有问题也可以摆,党内嘛!

这是一个很尖锐很复杂很敏感的问题。团长的潜台词是:下级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上级的问题;团里是主要。他的如意算盘是:只要上下一起承当,那么,处理就会轻些。他也知道,师政委已作为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候任人选上报军委,如追究上级,无疑是师这一级,作为师党委书记的政治委员焉能卸责?既然不能,那后面的提升之事就有可能‘‘黄’’了。

困难!是考验政治智慧和处事能力的一道困难。我黙默看着陶主任如何破解。由于,破解的关键就看军政委怎样定调,主笔起草军政委讲话稿的陶主任处在众目睽睽当中。后来,我看讲话稿有这样一段话:团党委对此次事件负有直接领导…师和集团军党委应认真总结失误和教训,反思工作指点上的严重问题…

高明!把集团军也带上了,团里的是‘‘直接’’而不是‘‘主要’’无懈可击。就这样‘‘以简驭繁’’驭得大家都没脾气,说不出什么话来。陶主任无愧‘‘正明’’的名字,正者,中庸之道;明者,明正敏察。

从陶主任的领导风格和处事方法中,我领悟概括了八个字作为自己人生的准则,那就是:做事用心,做人随性。

他,是热心人,更是有原则的人

陶主任常说,凡是上门来访的人,多数是弱势人群,他们相信党,把部队当老娘亲才找上门的。有的是不懂政策,有的总往好处想打小算盘,有的确是当时组织处理错了,受了这么多年委屈,遭了不少罪。无论属于那一类情况,我们都要热情接待,耐心凝听申述,即使他们的要求不符合政策规定,难以满足,也要尽量让他们少些痛苦,多些温暖。

记得有年冬季的一个傍晚,1名衣衫褴褛的农民模样老头,被集团军大门门卫挡在院外。后来卫兵确认他是来的,就请示其上级找归口部门接访。几个相干的处都推托,电话便打到陶主任家里。

当时,只有团职以上宿舍装有电话。陶主任接到电话后,即便不推,按常理可以给招待所那里拨个电话交代一下,让者自己去安顿下来。但他没有这样做。因晚饭吃过了,他自己到大门口,把人领回家来。陶夫人是个很爱整洁的人,见丈夫把这样的人带回家,也只能陪着笑脸殷勤接待,赶忙进厨房下面条,面碗里还放了荷包蛋。

饭后,我按陶主任的指示,接下材料,将他送到招待所,安排好了食宿。

第二天1上班,陶主任交代我认真看看申述材料,便走出办公室。不到一小时,他拿着一件崭新的军大衣回来,笑呵呵地说:军需部门够意思!边说边将大衣递到我手上,要我马上送给人穿上,不要让他冻着。

这实在出乎我的意外!陶主任制造意外,是常事。从这点看,又不意外。若不是他将自己的军大衣给了他父亲,说不定会拿自己的大衣送给这个人。

这个人叫石福来,湖南桃源县人,解放战争时期参加,在部队当过员。‘‘3反’’‘‘五反’’运动中,因挪用公物折款近一千万元(一万元相当现在一元)被定为‘‘小老虎’’以贪污论处,遭到开除党籍、撤销行政职务处罚,后回原籍务农。他申诉:事实有出入,定性不准确,处罚太重,要求组织纠正。

我查了相干政策规定,处在可受理可不受理的边沿。陶主任听我汇报后,决定受理。他说这关系着石福来的政治生命和他一家的现实生活问题。立即决定派我外调收集材料。

几经周折后,集团军纪委终究为石老评了反。其实,石老时黄疸性肝炎正在复发,他在陶主任家里吃饭不敢说,1怕传染,让陶主任一家担心;二怕陶主任和家人知道实情,一气之下不给他办事。老人家拿到评反决定书后,说出隐情,既喜又愧,噙着老泪竟要跪谢陶主任,被陶主任一把给抱住了。

尔后,又有几位受冤屈的‘‘老八路’’‘‘老解放’’在陶主任的热情帮助下,得到了公正处理。从中,我更近地走进了陶主任的心灵。

但凡看一个人的为人为官德性,不用看别的,只需看他对待弱势人群的态度,便可以作出基本判断。

陶主任的古道热肠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其间,有一名老资格的老,反应他任某野战医院院长时受过严重处罚,要求组织撤销。申说材料还附有两位当年负伤被他救治过的后当了大首长的指示。大首长的名字如果说出来,会吓人一跳。后来1查历史档案,发现这位老当年在医院了10几个女护士、女医生,所有材料非常完备,有的还带有性质。

怎么办?一般来说,有在职大首长指点,照办,也不会犯错误,何况时过境迁,当事人不可能知晓;不办,后果难料。但陶主任顶着压力,就是坚持不办。为此,他应该是得罪了大人物的。

陶主任的原则性也曾用在我的身上。那年春季,我的未婚妻来部队完婚,之前我已向陶主任报告过。那天,未婚妻走进我与陶主任家共用的过道时,他一边与我未婚妻打招呼,一边要我拿出结婚证来。好在我未婚妻随身带来了,她赶忙放下行李找出结婚证交给陶主任。验证后,陶主任便有说有笑地将我们送进了小屋。

这件事,我是这样理解的:验证,是一种,一种爱惜,一种,这与信任无关;信任,不能放弃,不是不信任。这是做纪检工作的职业常识。古往今来,因信任而放松产生的案件,不胜枚举。

随后,陶主任和我的老科长、时任集团军直工处处长关继南,像兄长般热心肠为我们操办婚事。陶主任从家中拿出两瓶收藏茅台酒,1辆北京吉普车塞着大大小小10多个人,在湖州市区一家酒店以‘‘全鱼宴’’情势,共贺我们喜结良缘。举杯畅饮的那1幕,我至今记忆犹新!

他,不断制造意外不按常理出牌

人生职场生涯,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当流年泛黄、往事成烟时,在一个人头脑里留下深入印象的人,有时不一定是与之相处很长时间的人。有的人相处时间再久,也会淡忘得无影无踪。而有的人即便只有1两次照面交往,便永驻心间。古人说的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用在我与陶主任身上再也恰当不过了!

不但陶主任的文品、人品、官品,对我的影响深远。就连他夫人,女儿也与我像亲人。后来我给我儿子取名,也效仿他以夫妻之姓组合而成。我随着他,很多方面受他感染,只干工作不太顾家,思考问题烦人打扰,如有人打断思路我就会发火。有一次,我爱人向陶主任‘‘告状’’说:他(指我)在你身旁,好的没学到,你的脾气性情倒学了很多,在家里横的不拣,竖的不扶,成天写写写,口里还不时地念道着,什么事都落在我头上。陶主任听了一点不生气,笑哈哈地说,小任呀,你说的很对,随着和尚会休,随着盗贼能偷,时间长了,我们真成了一个窑的砖了。她听首长这样护着部下,摇摇头去干家务了。

我爱人说话一向原生态,当时说这话让我无地自容。当着首长的面挤兑我倒没什么关系,哪能话中含沙射影染指首长呢?固然,知道的人都了解陶主任常常事家属数落,过去了像没事一样。不过,她的话从另外1侧面揭穿了一个深入的道理:一样是学习,由于悟性的差异,得到的认知收获是不一样的,有时乃至是相反的。

这是闲话。陶主任以后步步升迁,从一个草根出身的农娃成长为一名国的将军,凝聚了他多少汗水和血汗,只有他自已知晓。

当了将军的陶主任,依然不断制造‘‘意外’’他在江西主政军界时,就有很多特立独行的传闻:

将军下基层,常常在高速路服务区同司机在大餐厅排队打饭吃。有一次到一个县人武部,过了饭点,他钻进食堂,将剩饭剩菜吃光了。

将军到人武部检查,通常不通报军分区,走到哪检查到哪,有时前脚走后脚又折返杀‘‘回马枪’’

将军检查工作没有套路,到军分区,人武部,历来不听念稿子汇报,而是到值班室、兵器室、职工宿舍、伙房、厕所等场所去查看,单独找下面、职工了解情况。碰到有临时来队家属,吃饭时请上桌一块吃。开始下面很不习惯,后来见的多了,大家感到很亲切!如果你惹火了他,发起脾气也挺吓人的。他到一个人武部刚坐下,倒好水,部长拿出一张报纸让他看。他说这是什么?部长说是我们人武部办的周报,发上面领导和乡镇。陶将军一听就站起来,把报纸三下五除二撕得粉碎,边撕边说:江西是老区,经济欠发达,百姓生活还很穷,花1个子都要掂量掂量,一分钱也不能浪费!你们还办报纸,表面文章真是做的登峰造极!必须立即停办!说完,还让随行的机关打电话所有单位,华而不实浪费人力物力称俄罗斯篮协目前无缘参加任何FIBA比赛财力的东西尽快清算,一点不留!后来那个人武部领导私下说,报纸办了10多年,每期都上寄下发,从来没有哪个领导说不对。

陶将军到江西履新不久,到我所在的市里检查指导工作,动身时就与我通电话,要我安排他的午餐。听到这个,我心里激动不已。首长到一个地方,首先想到的是战友小老弟,这不能不使人激动。可转念一想,觉得不对:陶将军按预定行程只有一餐饭的机会,作为省委、省军区政委次来,市委市领导总要表达一下情谊吧。这餐饭给了我,那市委、军分区怎么办?因此,我拨通首长电话,讲了我的疑虑。首长回话说,官饭可吃可不吃,战友的饭是一定要吃的,不但要吃饭,还要象过去那样喝酒,你多备点!我深知首长决定了的事很难改变,只得接着请示:要不要请市领导和军分区领导作陪?回答是:你看着办!

我琢磨着,既然首长说是吃战友的饭,那我就没有必要扩大了。这事,在这个小地方被传了好久好远!

后来,我在陶将军一篇文章中,得知他有不按常理出牌的故事。他的肺上长了恶性肿瘤。手术后不久,在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瞒着家人独自背着背包到去了一回,数次让人担惊受怕。他这类与命运抗争、不屈病魔的顽强意志,既让我敬佩,又让我神伤…

现在,将军已。闲不住的他,真正是笔耕不辍,三天两头撰文,为军队和国防建设、为军人和军人、为将军心中的梦想,呼吁着,吶喊着!

多少次,我在心底,轻轻地对首长说:保…重…身…体…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集团军

集团军是由若干个师、旅编成的军队一级组织。一般隶属区或方面军。设有领导机关,编有由步兵、装甲兵、炮兵、防空兵、工程兵、通信兵、防化兵、电子对抗兵、陆军航空兵等兵种或专业兵组成的战役部队和勤务保障部队。为基本战役军团。19世纪初,世界军事舞台上出现了一种由陆军各兵种组合在一起的战役编成单位,这就是集团军。20世纪中叶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使集团军这1基本战役军团的编组和作战更加趋于成熟和完善。

幼儿胃胀气怎么办
三岁宝宝受凉拉肚子
小孩子脾虚怎么调理
宝宝半夜拉肚子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