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旅游

芥子星辰 第八章 鸟气_1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9:35

芥子星辰 第八章 鸟气

杨奇回到厅中,附和大家喝了几杯酒后,面孔忽红忽白,身躯过数息便轻微地颤抖一下,不言不语。

队正与偏校有些奇怪,互丢眼色。

扬老大平日喝酒像喝水,怎么今天才一壶酒下肚就像有了醉意?只怕水土不服,闹了肚子。得好生照拂他,可不能在宴席上堕了威风,丢了脸面。

柳元觉察出杨奇身体里的气息忽而膨胀,忽而收敛,猜测正在运气化解酒劲。哼,化酒虽然是不上台面的小伎,却也不是一个刚刚攀上铜胎境的楞头青可以觊觎的。

柳元心里轻蔑,脸上却不显山露水,笑嘻嘻与大伙讨论起了刀术。

刀为百兵之祖,在军中使用多。柳元不愧为高阶武者,颇具见识,嘴里天花乱坠。

“……剑轻灵缥缈,仙家爱使。刀的杀伐气重,为兵中。读书之人也喜欢腰间悬挂一把剑,以示风雅,可从来没有背过一把鬼头大刀。要他背,恐怕也背不动……”

这番话引发哄堂大笑,有贬低读书人抬高武者之意。

刘光第与几名使臣的脸上均有点儿不自然,柳元却不在乎。他是云梦王族,在这一亩三分地不曾怕过谁。但厉国眼睁睁瞅着兵临城下,对厉侯亲兵进行巴结是必须的。

“刀者,胆气也。两军相逢勇者胜,狭路相逢勇者胜,说的是武者不可丧失这股刚烈之气。气势足,七分本事可以发挥到十分;气势弱,十分本事也只剩下两、三分……但光有气势,图逞匹夫之勇,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杨奇安静地听柳元吹牛皮,把体内爆涨的真气融和得差不多了,思索怎样才能杀了这厮,根本没有考虑杀了之后如何脱身。

等一个时辰后宴席结束,他必须离开,的途径就是正面挑战。但你要战,人家不一定应战。况且差距两个等级,那不是纯粹找虐吗?

但他相信楚凡,不可能让他做办不到的事情……

柳元做梦都想不到一名低阶校尉正绞尽脑汁思考,怎么光明正大杀掉自己这名高阶将军,继续侃侃而谈。

“咱们武者,本事全抗在身上,境界差距不可逾越。不像法师有一道上品灵符,就可能越境灭杀仙师。比方说铜胎境之上,内气可以外放,泥胚境断然做不成。而铜胎境第二重之上,一刀挥斩达到两千斤力,凝气成罡。

方才歌中唱‘刀光撕牛斗’,其实刀光除了好看,晃眼睛,啥鸟用都没有。有用的是什么?是刀罡。一字之差,距离以万里计。铜胎境第二重,如果有一把通灵宝刀,便可以激发刀罡,无坚不摧。境界低些的,拿什么去斗?只有一个字,逃……哈哈哈……”

柳元自以为说得有趣,还特意用了个粗鄙“鸟”字以迎合这帮军汉。

却不防一声脆响,啪……一掌重击在案。

杨奇猛地站起,目光凶戾指向他。

“你这厮,左一个境界,右一个刀罡,是欺负我等不成?”

柳元说溜了嘴,确实在炫耀自己铜胎境第二重高手身份,却不是存心欺负人。

但对方除了杨奇一个才踏入铜胎境重的,剩下六个全是泥胚境界武士。他大谈特谈什么境界、刀罡,如同对升斗小民说有钱真好,熊掌随便吃。

什么意思嘛?

这就像某某仙师大吹法螺,讲到玄妙之处时常常旁征博引,道那日我与国师泛舟湖上,国师说……其实国师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够与国师同舟。

什么意思嘛?

一见老大发飙,末席跪坐的一名队正立刻把桌案一掀,站起骂道:“什么**玩意?恼了爷爷,一把火烧了这里。”

其它五人也霍然站起身。

有人阴笑道:

“嘿嘿,铜胎境第二重,好大的威风!咱们厉国的铜胎境第三重有好几十个,来到这里岂不是变成了神仙?”

有人冷哼,接话道:

“连厉侯探营,也只问我等是否吃好喝好,不像这厮大言不惭……”

还有人团团抱拳,放出狠话:

“三个月后,破云梦王宫的大功劳,哥几个不要跟俺争抢。俺到底要看看,这铜胎境第二重能否以一敌百,在铺天盖地的军弩之下又能够支撑多久……”

柳元一下子懵住了,张了几下嘴却不知说什么好。

他这个铜胎境是靠无数药物熬上去的,没经历过生死搏杀,委实有点心虚。身为王族,养尊处优,何曾见下等人对自己厉声呵斥过?加上还别特委屈,心道我确实自抬身份,可你们也用不着发这么大火呀。

谁也不曾料想情况急转直下,好像激流到了转弯处,轰轰撞山,水花四溅,雷鸣不已。

两声“放肆”不约而同呼出,杨奇同霍然站起的马彪相互瞪了一眼。

“这这这,有话好好说……”

刘光第站起身,徒劳地向前挥舞手臂,也懵了。

这可是国宴呢!口蜜腹剑见得多,谁曾见过在国宴上破口大骂?

他接到的指令是无论杨奇做什么,都需要推波助澜。可对方辱骂王族,难道也去推波助澜?难道云梦的脸面不要了?

三位被厉军护送回来的使臣同他们相处了几日,有些露水交情,连忙上前劝阻。

两位侍者见桌案被掀翻,酒水菜肴打翻一地,本能地上前收拾。才走两步又被剑拔弩张的场面吓住,进不得退不得,小鹌鹑似的呆立着。

马彪怒目圆睁,转动手腕发出咯嘣声响。

其实他对一直欺压自己的上司柳元极不满,但事关国体,拼着受罚也要争一口气。厉国再厉害也隔得远,此刻此地的几条军汉却不是他对手。

杨奇嘿嘿冷笑,突然一指末席的队正,问:

“你,为何掀桌?”

队正回答:

“俺受不了那厮鸟气,左一个境界,右一个刀罡,欺负我等。”

杨奇放下手,冷冷道:

“我们身为客人,主人家好酒好肉招待,不吝赐教,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客大欺店,店大欺客,难道你这厮要做恶客不成?”

那队正眨巴眼睛,欲哭无泪,明显懵逼了。心道,老大,这可是你的原话呀……

杨奇提高腔调,望向其它数人,喝道:“厉侯说过什么?”

那几人也眨巴眼睛,找不着北了。心道,厉侯说过的话多着呢,您问的可是哪一句呀?

杨奇厉声道:

“厉侯说过,大丈夫顶天立地,可以轻王侯,不可以凌弱小!”

偏校与队正嗖地挺直身躯,齐声应道:“是!”

刘光第看着眼前这一幕,表情复杂。

看看人家雄壮的军士,啧啧,咱们可不就是弱小嘛。休言云梦人少,一对一都不是厉国的对手。这杨奇颠三倒四,到底想干什么呢?

日照市精神卫生中心
南华大学附属南华医院
湖南治疗早泄方法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湖北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