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育儿

邪暝第六章贵客

发布时间:2020-01-25 13:47:16

邪暝 第六章 贵客

大殿之中,突然安静下来。

秦天干枯的脸庞,轻轻颤抖着,显然秦牧这一次的到来,让他倍感意外,内心的激动难以平息。

秦牧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上前,直接跪在地上,道:“不肖子孙秦牧,给爷爷请安。”

“快,快起来……”秦天一把将秦牧搀扶起来,然后也是打量着这位他当年心疼的小孙子,感叹道:“终于是舍得来见老头子一面了吗?”

当年,秦贤因为那件事而带着妻儿搬离秦家,这令得他一度失望之极,但失望的,却是秦贤的颓废,甚至还因此耽误了秦牧这棵好苗子。

而老头子也是顽固,八年来,不管心中怎么思念,他都不曾主动挽回。

“爷爷,你不要怪爹他不来见你,他这八年来,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心中比谁都难受。”秦牧望着那激动不已的秦天,也是低声道。

“老头子我可没有怪他,我恨的是他因此而颓废。”秦天只是怒其不争,当年秦贤的做法,就连他也说不上对与错,毕竟大仁大义并不能称为过错,他只希望秦贤吃一堑长一智,却没想他就此消沉。

“好啦爷爷,今天是您的大喜日子,就别说那些陈年旧话了。”秦诺在旁边见这爷俩感叹万千,也是提醒道。

秦天先是一怔,旋即看向周围的众人,也是哈哈大笑起来,时隔八年,当年的小家伙也是长大了,加上那种重逢之情难免让人唏嘘。

“天商会的客人拜见!”

就在秦天大笑之际,门外传来了守卫的汇报声,但凡有着贵客临门,才会通报,诸如三大家族,而这所谓的天商会,秦牧倒是没听说过。

大门外,走来一群陌生面孔,那为首一人,是一位身着灰袍的老者,虽说发须皆白,但行走之间,却是犹如一阵风,他望着秦天,也是朗声大笑道:“哈哈,老友,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天商会的贵客驾临寒舍,真是受宠若惊呐!”秦天也是一笑,爽朗的道:“多年不见,不知谷阳兄的酒量有没有退后啊!”

“哈哈,今天不醉不归!”

秦牧见到那一行人,也是暗暗心惊,这些人衣着华贵,气息雄浑,显然大有来头。

“喂,诺儿,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秦诺沉吟了片刻,低声道:“好像是爷爷多年前的老朋友,这天商会来头可不小,他们的实力放眼这大荒域,就算是四大霸族,也未必比得上。”

“这么厉害?”秦牧一惊,他爷爷居然认识如此有来头的人物,难怪当年秦家在流云城能够做到一家独大,人脉真不是盖的。

在秦牧暗暗惊叹的时候,秦天也是正式介绍道:“牧儿,诺儿,这位是谷阳前辈,当年可是你爷爷的生死之交。”

秦牧二人不敢怠慢,当即对着那老者一行礼,道:“晚辈见过谷阳前辈。”

谷阳抚了抚胡须,也是笑着点点头。

“好了,我还有要事相商,你们先下去吧。”秦天笑着将秦牧二人打发走,然后这才与谷阳一同朝着大殿更深处而去,显然此事非同小可。

好久没回到族里,秦诺也是不知疲倦的领着秦牧四处转悠。

“这里就是藏灵阁吧!”

秦家深处,秦牧忽然停下脚步,望着前方那座古旧的楼阁,神色一正,道。

视线中,是一座由木头修筑的三层阁楼,虽说看上去有些破败,仿佛历经了风雨沧桑,摇摇欲坠,但任何一个秦家族人都清楚的知道,此地对秦家究竟有多么重要。

外观不起眼,且没有任何守卫看护,有的只是一个发须皆白的糟老头子,此刻正在那楼阁前的石台上打瞌睡。

“秦家小辈,目前也只有秦川那个家伙进入过藏灵阁,我们还没有资格去到里面挑选灵诀。”秦诺微微感慨,想要进入这个令人向往的地方,也必须要足够的才行。

“秦川么,据说他上个月已经突破到炼体六重了啊。”秦牧脑海中,闪过一道有着俊逸脸庞的少年,少年表现出来的那种天赋以及气度,都足以令人折服。

秦阎的亲生哥哥,秦川,一个秦家之中分量十足的名字,他代表的是秦家小辈的水准,也是公认的秦家小辈人。

锻骨阶段,每一阶都是需要经受非人的磨练,哪怕在秦家的资源与培养下,也并非易事,要不然,也不会仅仅秦川一人达到了洗髓化灵的程度。

唯有诞生了灵力种子,那才可算作真正的修炼者,炼体六重开始,便是一个质的飞跃,与秦牧他们这些尚还在锻骨阶段的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走吧,吵到重老的话,可有的苦头吃了。”秦诺小脸神色紧张,然后拉着秦牧赶紧离去。她口中的重老,正是楼阁前那正睡得香甜的老头,秦重是秦家老一辈强者,就连秦天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虽然暂时还不能进入藏灵阁让秦牧有些小小的失望,但与一般人不同,炼体四重的他已经开始修炼灵诀,这也是一大优势。

“快正午了,寿宴也快开始了,走吧。”

……

秦天用了大半辈子闯出名气,这种名气让他的威望达到了顶峰,方圆百里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前来拜寿,那热闹的场面,就连其余三大家族的人见了都有些自叹不如。

由于人数众多,寿宴便是在秦家后院之中举行,偌大的庭院中,摆满了桌椅,而客人们则是三三两两的交谈着,气氛热闹。

当秦牧二人来到庭院时,便是这么一副场面。

二人一出现,倒是引发不了不少的关注,秦牧身为秦贤之子,自然少不了一些非议,当然,更多的年轻目光,则是落在一旁身姿窈窕的秦诺身上。

“爹!”秦诺与秦牧正有说有笑,突然见到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迎面走来,顿时上前拉着他的胳膊,甜甜的道。

“陆叔。”秦牧见到来人,也是连忙出声。

此人名为秦陆,秦牧的二叔,也是秦诺的父亲,在秦家地位极高,一身武力足以在秦家排进前五。

“哈哈,臭小子,终于舍得来族里转转了吗!”秦陆笑着拍了拍秦牧的肩膀,声音如雷。

秦牧咧嘴苦笑一番,秦陆这力道之大,震的他肩膀发麻,他这二叔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豪爽啊……

“来,跟你陆叔好好聊聊,嗯?炼体四重,马马虎虎,不过比你爹年轻时要帅一点。”秦陆拉着秦牧来到一座凉亭中,然后上下打量一番后,喋喋不休。

秦牧抓了抓头,同是兄弟,一个知书达理,一个简单粗暴,秦月跟秦陆的性子简直是天差地别。

看着秦牧那有些呆滞的样子,秦诺则是在一旁掩嘴而笑。

“对了陆叔,爷爷当年不仅人脉广,据说连实力都不是现在各大族长可比,但为何我秦家落到如今的地步?”秦牧多少了解过秦家的过去,毕竟当初强盛一时,现如今虽不算没落,但也不比其余三族强多少。

何况当初秦贤那件事发生前,四族相互制约的格局早已出现,所以,显然不是秦贤的缘故。

“牧儿,修炼一道,你知晓多少?”秦陆没有回答,反而是反问道。

秦牧思考了一会,道:“修炼一途,历经九重淬炼后,便可聚气到丹府,踏入练气三境,聚气、化海以及凝丹。”

“嗯,那凝丹境之后呢?”秦陆笑了笑,道。

“之后?”

这倒是难住秦牧了,流云城目前强者,包括几大族长在内,似乎也只是凝丹境层次,至于后面的境界,因为尚未修炼到那个程度,所以也没有刻意去了解。

修炼一途,淬体为先,引气入体后便是聚气境,如果说聚气境只是将外界灵力与丹府贯通,那化海境则是完全让灵力如同海水般充斥整个丹府,举手投足都威势惊人。

过了化海境,便是凝丹境了,这算是一个分水岭般的境界,而一旦晋入凝丹境,即便是在这大荒域中,都能够算做真正的强者。

“爹,我知道,似乎是地灵境吧?”在秦牧无法作答时,秦诺却是小脸兴奋,脱口而出。

“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儿!”秦陆赞赏的看了一眼秦诺,道:“当年你爷爷半只脚踏入地灵境,虽说与四大霸族的强者相比还有些差距,但称霸这流云城却是绰绰有余了。”

秦牧张大嘴巴,没想到秦家当初这么厉害,不过他想到现状后,仍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陆叔,那为什么现在秦家只能屈居四大家族之一呢?”

按照秦牧的推断,秦天虽说上了年纪,但修炼一道,身体是根基,所以已经七十高龄的秦天,并没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样子,反而精神奕奕,一点也不输年轻人,因此实力并不会下降才对啊。

说到这个,秦陆也是一声叹息,道:“地灵境,那是整个大荒域的层次,所以老头子当年也是野心勃勃,尝试冲击地灵境,只是……”

“还是失败了么。”秦牧皱了皱眉,事实摆在这,即便秦陆没有说完,但那结果却很明显了。

“爹,您不是说,爷爷半只脚踏入了地灵境,就算是失败,也不至于与四大家族平起平坐吧?”秦诺心中充满疑问,也是好奇的问道。

秦牧也是看向秦陆,显然秦诺所问的,正是他心中所想。

徐州市泉山区庞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深圳远大医院江青华
贵州哪里看癫痫
遵义去哪里治癫痫
陕西牛皮癣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