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育儿

我亲历的冀南抗战七

发布时间:2019-04-23 19:37:39

绝地逢生

1943年5月末,冬果要生第二个孩子。当时县委机关工作人员的生活也很苦。她只有回娘家骑河王去生。在麦子黄了,尚未开镰的工夫,她在娘家五奶奶家的喂牲口院里原来长工们的住室内,生下一男婴。又遇上了日伪军到这一带村庄来讨伐。日本兵有迷信思想,见门帘上挂有红布条,知道是产妇在内,连屋子也未进就走了!侥幸闯过了一关,就算是万幸了。由于环境恶劣,生后四五个月连个名字都没顾得给起。

1943年8月中旬,军分区经地下交通站通知,召集各县大队大队长、副政委(自四二九合围后,县长不再兼任大队长了,大队政委由各县委书记兼任)、县武委会主任开会。布置咬紧牙关,度过艰苦的两年工作。我具体是哪一天到的军分区,日子记不清了。还是从衡水城南三杜庄,游过滏阳河的(将衣服、包袱放在一个簸箩里漂在水面上推过去的)。8月29日黄昏,开会的人的俱已到齐。分区首长和为掩护会议而集中起来的两个连队,在武邑县石村街心集合。专员任仲夷同志,留在铁路北参加保卫会议(各县公安局长参加)没跟着过来。天黑定后,我们参加会议的人,随分区首长、掩护部队,从李石店炮楼边上,穿过石德路,到达枣北县江官村住下。

8月30日清晨,已起床洗漱完毕,尚未吃早饭时。群众说西南方向发现敌情,分区首长便集合队伍,向东南方向转移。意思是为了开会安全,避开敌人。走了没有多远,东南方向群众也有跑出村来的,说也有敌情。遂又向正东走。正行进间,与敌遭遇。参谋长陈明善同志首先率约一个排的兵力,踏着泥泞向东冲了出去。我仍跟赵义京、陈耀元正副司令员折向北走,正中埋伏在清凉江(平时是干河沟,雨季有积水)北岸敌人的射击。一阵机关枪,我迅即卧倒。耳听西南方向有阵阵枪声,那是兼政委李尔重、副政委刘福盛率部分人员向西南方面冲出去了!我立起来观察动静,见四面近处无人,远处有噪杂声,知道这是已陷入重围。我身上只有一支驳壳枪,七粒子弹,附近连一位携步枪的战士都没有,冲是冲不出去的了!便将手枪藏在一处坟包的树丛里,豁出来了!那时别的同志均穿的土布便衣,唯独我穿的是洋布裤褂,上身为天兰色对襟单褂,下身为黑白红线相间的线呢单裤,鞋跑掉了(雨后泥泞),袜套仍穿在脚上,上面还有冬果给绣的杂花。皮肤比别的同志还白嫩些。伪军问我是哪村的,我答是臣赞村的,一个日本兵过来看了我一眼却说了句八路的不像!连同跑到村外的群众一齐向南赶进了江官。听伪军们议论,西边是衡水的日伪军。这时发现和我一块儿被赶进村子里的还有景北县武委会主任王延平。彼此看了两眼,也不便说什么话。幸亏撞上的这股伪军全是景县的,如果向西走,碰上衡水的伪军就麻烦了。我不忙于离开这股景县伪军。随后日伪军决定到龙华镇(敌伪据点)去吃午饭。伪军在村子里抓了群众的鸡八九只,抢群众的白面多半布袋。叫我拿上鸡,叫王延平给背上面口袋,送他们到龙华。我想,去就去,反正越向东,离衡水越远,只要没人认出我来就不要紧。到了龙华,这股伪军住在一家骡马大店里,烙了饼,熬了菜。叫我和王延平吃的窝窝头。清晨没吃饭,跑了大半天,够饿的了!窝窝头同样充饥,先吃饱了再说。饭后稍事休息,这股日伪军集合回景县了!

(:water)

宝宝发高烧怎么办能快速退烧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