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汽车

我欲封神 百六十章 内外之分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9:05

我欲封神 百六十章 内外之分

清早。

当当当!

一行三人,来到唐禹宿舍门口,抬起拳头拍了下去,四周路过的外门弟子,看到三人之后,一个个露出惧怕的神色,连忙绕道而行。

孙慈三迷迷糊糊的起身打开房门,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前方三人,立刻心头一跳,睡意顷刻间全无,惊讶道:“师兄!您怎么来了。”

“给我滚开!”带头的健壮青年名叫,是内门弟子排名第十八的弟子,时常欺负外门弟子,外门弟子遇到他都要绕着走。

没想到今天会来到自己的宿舍,着实让孙慈三心中大惊,而宿舍中其他两人,丁原丁峰他们,一个个精神起来,连忙从床榻上绷起。

三人推开孙慈三,而后进入屋内,打量了一下屋子,开口道:“你们屋子另外一个人呢?”

“你是说唐禹吗?”孙慈三问道。

砰!

身后一个跟班,他叫复三,是的哈巴狗,经常和一起欺负外门弟子,同时也依靠,才走到内门弟子的行列,本身修为才通幽境初期,不过却比孙慈三三人强得多,听到孙慈三开口,一脚将其踹出了宿舍,直接撞到门口对面的墙上。

孙慈三被复三突如其来的一脚,踹懵了,撞到墙上,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背后的墙面细微裂痕蔓延。

此刻,复三两三步走到孙慈三前方,一脚再次踏在孙慈三的胸口,让其献血再次用处嘴角,同时开口道:“老子现在告诉你一件事情,对刚哥要说您,而不是你!知道没有?”

“你们干什么!”

丁原丁峰两人,立刻愤怒起身,朝着复三扑了过去,但是前方还有两人阻拦,这时直接挥出两拳,灵力涌动,将丁原丁峰兄弟俩,直接打的倒飞出去,撞击到后面的床榻,将其砸烂,两人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无法站起。

“哼,一群废物,竟然还想反抗,真是浮游撼树!”开口冷声道。

“我问你们,唐禹在哪里?”身后那个没有出手的青年,声音冰冷,开口问道。

“快说!”复三朝着孙慈三的胸口再次踏上几脚,顿时让孙慈三双目凸起,脸面涨红,显然是肺腑受创。

“快点放了孙慈三,他不知道,大哥他一大早就出去修炼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去哪里呢。”丁原捂着胸口开口道。

“出去了?”

开口讽刺到:“不会是因为害怕了吧,早就听说这个唐禹很狂妄,竟然还狂妄的说什么和隗刚打成平手,在我看来,根本就是隗刚在让他,竟然还拿自己当颗葱!”

“今天本来想要教训他一下,没想到让他跑了,既然你们叫他大哥,那他的恩怨,就让你们来还吧!”说完,示意复三继续动手。

复三二话不说,将孙慈三拎到屋内,随后将三人暴打一顿,这时他们才转身离开,离开之前还威胁到:“若是唐禹回来,就让他跪着给我来内门找我,否则我会天天过来寻他,到时候有你们好果子吃!”

清晨的阳光洒下,唐禹在弥天宗山脉的某一角落,吞吐着天地灵气,他发现阴阳纳气功,不仅仅能够吞噬储存血杀煞气,还能够吞纳天地之力。

而且此刻唐禹才发现,天地灵气竟然也不相同,早晨微风习习,晨雾涌动翻滚,灵力也颇为清爽,让人精神清凉,神清气爽。

此刻阳光升起,一股温暖的灵力,开始冲入身体,让身体变得不在寂静,仿佛冰水中灌入开水一般,让人气血沸腾。

“难怪很多人早晨修炼,原来可以静心养性,让身体心神宁静,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中午则会让人心浮气躁,难道这就是阴阳之力?”唐禹心中不断琢磨。

,依旧一无所获之后,唐禹起身,不再钻牛角尖,毕竟唐禹知道,悟字讲究的不是埋头苦干,而是顺其自然。

当他回到宿舍,突然发现异常,不少弟子围在房间门口,唐禹拨开人群,走了进去,发现一片狼藉,而孙慈三三人正在打扫房间。

看到唐禹归来,孙慈三三人没有言语,只是默默继续工作。

“这是怎么回事?”唐禹皱眉,隐隐感觉和自己有关系,毕竟孙慈三三人不可能惹到什么人,闹到宿舍里。

“是内门弟子他们。”丁原忍不住开口道。

“?他们为什么来这里捣乱?”唐禹眉头一皱,看到三人身上的伤,心中怒火升起。

“他们说……”丁峰开口将所有的事情讲述一遍,更把恐吓的话语说了一遍,然后看向唐禹。

唐禹怒不可解,他转身朝着房间外走去。

这时,孙慈三连忙挡住唐禹的道路,道:“大哥,你不能去!”

“让开。”唐禹冷声道。

“大哥,你不能去啊,那里是内门弟子才能进入的地方,是外门弟子的禁区,你若是进去,一定会被那些内门弟子羞辱的啊!”孙慈三极力阻拦,他不希望因为他们,而让唐禹犯险去让别人侮辱。

虽然他们对唐禹有信心,可是内门弟子的实力,他们亲身感受,所以对内门,很多外门弟子心中都自卑,低人一等的感觉。

“你们知道为什么有内门外门的区别吗?”唐禹突然开口问道,这个问题似乎无关紧要。

孙慈三愣了一下,不明白唐禹话语的意思,而门外的其他外门弟子,同样摇头晃脑,不明白其中的区别。

不过依旧有人弱弱的出声:“因为修为,内门弟子修为强大,我们比不上他们,所以才被他们欺负。”

“或许吧。”唐禹开口道:“修为或许是其中原因之一,可是重要的还是那份强者的心,只有不惧困难勇往直前,才有可能成为强者,没有不畏惧的心,那即便你是内门弟子,也将会成为一个废物,以后也终将终生碌碌无为!”

众人心中巨震,唐禹的话语让他们低头反思,唐禹不想再多说,直接绕开静默的孙慈三,开口道:“如果有一点点血性的,就跟着我一起,为我们外门弟子讨个公道!”

说完,唐禹直接朝着内门区域走去,身后淅淅沥沥跟着几个人,随后扩大,扩大!在扩大!浩浩荡荡的内门弟子,相互通告,跟随唐禹,朝着内门区域走去!

浩浩荡荡!

外门弟子十之八九,都跟随着唐禹,朝着内门走去,足有一两千人,其中包括外门中的前十,丁墨、严宇、陶碧娥、慕容枫、杜云高、杜云生、杜云木、杜云中、杜雨薇,以及王双兄弟两人,他们跟随着唐禹,前往内门!

虽然他们是外门十大弟子,可是在内门弟子的眼中,终究是低人一等,让内门弟子讽刺的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少内门弟子挑衅他们,伤及他们的朋友。

可是,内门之中有不少高手,如隗刚那般,强大无比,让他们忌惮,不敢进入内门区域,找回公道,今天唐禹带头,他们也相信唐禹,因此跟随唐禹,前往内门。

内门和外门弟子的住所不同,外门在弥天宗外围活动,而内门则完全不同,内门处于弥天宗之后,弥天宗大殿后方的住所,那里只有内门弟子出入。

当然,既然内门弟子能够出入外门,那么外门弟子按照道理来说,也应该能够出入内门,可是外门弟子重来没有进入过内门,因为他们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出入呢?

内门有两个大门,都有内门弟子自觉看守,这些内门弟子,很多事上一届从外门弟子中晋级的内门弟子,原本以为晋级成为内门之后,会很威风,甚至欺负其他外门弟子。

不曾想到,内门之中还有规矩,老弟子同样欺负新弟子,因此他们只能在这里看门。其实这里并不需要看管,只不过就如同大户人家喝水倒茶并不需要别人,依旧使用丫鬟仆人之类的,为的就是那个气氛和显示等级之分。

今天他们两人看到有外门弟子朝着这里走来,随后震惊的神色浮现在脸上,因为眼前的外门弟子,黑压压一片,怎能不让他们心惊?!

不过心惊归心惊,震撼归震撼,但是他们其中一人还是腿脚哆嗦,朝着唐禹走了过来,开口道:“这里是内门禁地,不允许外门弟子踏入,你们……”

砰!

一道身影冲了上来,一脚将这名内门弟子踹飞出去,而后开口道:“什么内门禁地!今天我们外门弟子就来这里逛逛,怎么样!更何况我大哥还是来讨公道的!懒得和你们这些看门狗啰嗦!”

唐禹上前,拍了拍丁墨的肩膀,一脚踏入内门弟子的区域,有时候他知道,丁墨的做法,更有效果。

踏入其中,映入眼帘的是青山绿水,活泉相伴,竟然还有莲花池,小木桥,甚至小湖之中还有一座亭台,让人惊讶,让从来没有进入过内门区域的外门弟子,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这时,内门弟子逐渐多了起来,一个个从独自的房间中走了出来,汇集在一起,带头的弟子开口问道:“你们是外门弟子?”

“没错!”唐禹回答。

那名内门弟子惊讶的看着唐禹,似乎这些外门弟子是唐禹领过来的,他才出关不久,没有去外界活动,并不认识唐禹,因此说道:“在下林宇飞,请问你为何带人来此?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内门弟子的居所,外门弟子不可以随意进入?”

身后丁墨还要上前,这时唐禹伸手拦住,道:“你可知道外门弟子的区域,你们内门弟子也不可以随意进入,这条规矩听说过吗?”

林宇飞眉头微蹙,道:“在下并不知晓,那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规矩。”

“是啊,所以我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规矩不允许外门弟子进入内门,一切都只不过是你们这些内门弟子自觉高人一等,胡乱添加的规矩罢了,你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唐禹开口问道。

“这个……”

林宇飞哑口无言,毕竟宗门的确没有这样的规矩,只不过是内门弟子习以为常,从古至今传下来的一种习惯,如今却被当成了规矩。

这时,林宇飞后面的内门弟子,窜出来一个气愤的内门弟子,开口就道:“内门重地,岂容你们这些废物踏入!立刻滚,否则……”

话还没说完,丁墨拳头已到!

重庆五洲医院刘英
磁县儿童医院
长春治疗男科方法
海南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治癫痫病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