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汽车

追随那只长颈鹿

发布时间:2019-03-21 13:19:03

现存的任何物种都有化石记录。这么说有点奇怪。我们经常将活的生物和化石生物(粗略的指距现代10,000年以前的化石)明确区分。但这是事实。即使这些记录肯定不是完整的,而且仍有许多等待着人们去发现,但是你仍可以从任何现存的生命分支出发,追溯其古老的定位点,而这可以帮助我们解释那些美丽构造的起源。而且记录并不仅仅由骨头保存下来。足迹也可以发挥同样的作用。

历经长达9年对南非开普海岸的研究,古生物学家Charles Helm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了超过一百份的化石遗迹。这些镶嵌在更新世沙丘中的痕迹为十万年前生活在那片区域的生物的足迹,其中包括今天为我们所熟知的一些动物。在Still Bay东部的一个研究点,一些痕迹记录了一只冰河时代长颈鹿的活动。

这些扁桃仁状的印记不是来自于任何繁荣于新生代的更加矮壮奇异的长颈鹿。Helm与他的合作者写道,这些痕迹与现今存活下来的长颈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留下的痕迹是一样的,而且地证明了长颈鹿在更新世晚期一段时间中生活在南非的这一地区。

就目前的证据表明,研究人员写道:“Still Bay的痕迹是至今在南部非洲发现的一处更新世长颈鹿遗留的痕迹记录。”它们同样是长颈鹿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有力证明。在这片地区,有着20万年历史的长颈鹿岩石艺术可能是基于对其他地方动物的观察,或者是文化传播的一个代表案例,而且在研究人员并没有在同时代的洞穴遗迹中发现长颈鹿的骨头。痕迹是长颈鹿确实在此生活过的有力的证明。

但真正让长颈鹿的痕迹这么引人注目的,还是他们所描述的当时当地的生态系统。Helm与他的同事们写道,长颈鹿是只生活在热带稀树草原中的动物,

追随那只长颈鹿

周围的地质证据显示,现在的海岸与当时长颈鹿走过沙丘时的环境非常不同。那一时期更新世的冰川冻结了足够的水来降低了海平面,为形成广大的冲积平原提供了空间,而这些将促进形成以甜角为支撑的稀树草原栖息地。这就是吸引古代长颈鹿而去的那个地方。而当那些冰川融化时,那些栖息地被水淹没了,掩盖住了一个距今并不那么久远的失落世界。

作者简介:

Brian Switek是一位自由科学作家,也是“我挚爱的雷龙”等化石书籍的作者。他住在犹他州的盐湖城。他的Instagram 账号是Laelaps。

(翻译:刘烨 审校:郭晓)

原文链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