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金融

诸天馆主 第三十三章 黑魔

发布时间:2020-01-07 17:25:29

诸天馆主 第三十三章 黑魔

伴随着冷笑声,四个身穿黄袍的大汉,一个黄袍独脚人,以及一位黄袍金边的冰冷少年走了进来。

“金钱帮!”

嘭嘭嘭!!!

一听到金钱帮三个字,满堂的酒客手中的酒杯竟同时从手中滑落,个个面露惊恐,比之刚才听到白木时更甚,仿佛金钱帮是噬人的巨兽。

不,不是仿佛,而是就是!

一年前,自白木从少林归来后,为了避免肉身再次出现失控现象,便将武馆虽有的事情交给霍天青与牛十三处理,而自己则龟缩在这件小酒铺里,每次喝着小酒,听着小书或小曲,两脚不出风云。

所以,白木除了在少林一役中的血腥杀戮外,在这一年里并无任何杀戮,就连一只小鸡都没有杀过。

因此,江湖人对白木的畏惧大多是对其绝强力量的畏惧,但金钱帮却不同。

九月前,随着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晋级先天,破关而出,隐匿在江湖暗处的金钱帮的十数个堂口竟同时由明转暗,合为一帮,开始对江湖上二三流的势力进行征战,征服,吞并。

因此,死在金钱帮血刃下的江湖武者更是不胜其数,而且,金钱帮的侵略整整持续了九个月,甚至还可能继续持续下去。

因此,一听到金钱帮到来,酒铺内顿时寂静无声,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是如此清晰。

“‘白毛猴’胡非、‘大力神’段开山、‘铁枪小霸王’杨承祖、‘水蛇’胡媚、‘南山双虎’韩家兄弟!”

冰冷少年迈开步伐,没说一个名号,一个名字,便走一步,,停在了那五男一女六名江湖武者桌旁,冰冷的衍射轮回在六人身上扫视:“金钱帮办事,其余无关人等,马上离开!”

哒哒哒!

冰冷少年话音一落,酒铺内其他桌子上的酒客立马像一群无声的鸭子一样相互挤压着冲出酒铺,至于酒钱,早就躲进躲账台桌子底下的老板可没那个胆子出来收。

于是,整个酒铺便剩下一个趴在桌子上的酒鬼,坐在酒铺中央桌子旁的好奇辫子少女,淡定抽着旱烟的蓝装老头,以及还在墙角里眼神迷离的白木。

咻咻咻!!!

随着其他酒客冲了出去,冰冷少年的双手忽然快速挥动,在空气中留下几道残影。

待少年停手,早就被吓得满头大汗直流的五男一女六人头上便多了一栋铜钱。

“金钱落地,人头不保!六位,可要小心了!”

冰冷少年一边拿着十几枚铜钱走向辫子少女与蓝装老人,一边“好意”提醒道。

“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这是九个月来金钱帮用无数鲜血染出来的规矩,凡头上金钱落地者,没有一个活过第二天。

“上官飞!我等已决定拜入古龙武馆,成为白木馆主的弟子,你敢杀我们吗?”

就在冰冷少年慢慢走到辫子少女爷孙两人面前时,头上顶着金钱的六人中身型为魁梧的大汉大声对着少年喊道,只是,他这语气虽强硬,但身子却不敢移动一丝,说话时两只眼睛还小心翼翼地看着头顶。

“段大哥说得对,上官飞,我们以打算拜入古龙武馆,你若敢杀我们,便是犯了古龙武馆的禁忌,你就不怕白木馆主杀到你们金钱帮,将你们金钱帮像少林寺那样杀得血流成河!”

魁梧大汉,‘大力神’段开山一开口,另外无人也人人开口附和,附和着,他们的胆气似乎也壮了一点,连身子也敢微微挪动,只是他们一边挪动,一边小心翼翼盯着头顶看的样子,好不滑稽。

然而,尽管六人叫喝得再大声,冰冷少年上官飞却好像听不到,反而将手中铜钱慢分成三份,立成三栋,然后慢悠悠拿起两栋,将手伸向辫子少女爷孙两的头顶。

这时,调皮的辫子少女满脸欣喜地伸出双手,从上官飞已经抬高的右手中“接过”两栋铜钱,同时笑嘻嘻谢道:“”“嘻嘻,多谢公子打赏!”

“你不懂?”上官飞有些错愕地看着辫子少女。

“什么我不懂啊,这不是公子你听书的赏钱吗?小红懂,谢谢公子!嘻嘻!”

辫子少女就像个熟知江湖事,却不懂江湖规矩一样调皮说道。

“看来你是真不懂!”上官飞看着笑嘻嘻数钱的辫子少女,摇了摇头,然后慢慢走向白木,至于他与白木只见的趴在桌子上的酒鬼,显然被无视。

咻!

就在上官飞走向白木之际,一条黑色的蛇鞭忽然出现在酒铺门口,向着独脚人拄着的闪着金属光泽的拐杖卷去。

看着被卷住的拐杖,独脚人忽然单足立地,然后右手抓着拐杖用力一抽,一个紧抓着蛇鞭的青面大汉便出现在了众人目光之中。

只见青面大汉身子一晃,便平稳落地,同时卷在拐杖上的蛇鞭也收了回去。

“什么时候,鞭神西门柔也会从背后伤人了?!”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青面大汉,上官飞停住脚步,出声讥讽道。

“我是从背后出手,但我伤人了吗?”对鞭神西门柔来说,不管上官飞是谁的儿子,他都是一个江湖后辈,因此,西门柔看也不看上官飞,反而对着渐渐走了上来的独脚人问道。

“你若从背后伤人,就不会是十年前排在我诸葛刚前面的鞭神西门柔!”

独脚人诸葛刚冷声道。

十五年前,百晓生为江湖上有名的高手立了个兵器谱。这兵器谱一出,虽惹得江湖上的高手为了有无名次,排名高低掀起了无数腥风血雨,但也同时催生了兵器谱上高手们的傲气。

杀人,得光明正大!

“哈哈,仅仅是十年前吗?十年后的今日,你诸葛刚或许还是第八,但我西门柔绝不会只是第七!”

西门柔昂起头颅,高傲说道。

“你们是第七还是第八我不知道,但若敢在我风云镇杀人,若惊扰了馆主,再过七日便是你们的头七!”

这时,一道森寒的杀气迅速冲了进来,冲飞了站在门口的四名黄袍大汉,冲到了诸葛刚,西门柔等人面前。

身上气息鼓荡,挡住了森寒杀气后,西门柔等人定睛一看,一个身高近两米二的大汉出现他们眼中,大汉已有持大斧,一手拎着刚刚混在人群中冲出去的店小二。

显然,店小二逃出去后,没有回家,反而除了古龙武馆。

然而,此时此刻的西门柔等人已没有精神去管是不是店小二把这大汉叫了来,因为刚才大汉说了“馆主”两个字。

馆主,什么是馆主,馆主就是一家武馆的主人,这在江湖上很普通。

但自一年前之后,这不止这风云镇,整个山西便只有一个馆主,那就是古龙武馆的馆主,白木!

黑魔白木在酒铺里?!

同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西门柔,诸葛刚等人只觉周身一冷,头上的大汉止不住的往下滴,往下滴的同时他们连忙在酒铺里寻视起来。

很快,曾见过白木的诸葛刚便看向了西门柔的身后:“怎么会,这么大的一个人,自己刚才怎么会看不到,难道先天一级的硬功还能干扰人的精神视线不成?”

看到诸葛刚忽然看向自己的身后,西门柔瞬间醒悟,身子僵硬地转了过来,看到两人动作的上官飞也同时用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向白木,而两米二高的大汉接下来的动作瞬息打消了他的怀疑。

只见两米二大汉放下手上拎着的大斧与店小二,对着白木躬身抱拳道:“牛十三见过馆主!”

听到牛十三的声音,眼神迷离的白木终于从肉身上收回心神,慢慢像个柔弱地书生般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上官飞。

“你是上官金虹的儿子?”白木问道。

“晚辈上官飞,家父上官金虹!”上官飞老实回答道。

此时的上官飞早已没有了刚刚进来时的霸气,反而真像个面对长辈的晚辈。

上官金虹是一代枭雄,所以他的儿子绝不会是一个傻子,因此上官飞只能像个晚辈一样回答,因为他老爹武功是强大无比,堪比神魔,但他上官飞不是。

“嗯,段开山他们六人刚刚说了,要拜入古龙武馆,所以你不能杀他们!”白木看了段开山六人一眼,然后似商量实则下命令般对着上官飞说道。

“上官飞明白!”上官飞又是老实点头。

“明白就好!还有,帮我带个话给上官金虹,就说我约他九日后在这里见面,有事商量。”白木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再次说道。

“明白!”上官飞再是点头。

“明白了,就走吧!”白木又是满意点了点头。

“是!”

第四次点头后,上官飞带着诸葛刚走向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四名大汉,打算扶起他们一起走,然而……

“带句话,一个人应该够了吧?”白木的声音忽然在酒铺中回荡,语气虽是平和,但听到的众人却仿若置身于无穷杀气之中,一身神经紧绷到。

嗖!

上官飞像支离弦之箭飞射出酒铺。

“那么,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入我古龙武馆,二……”

上官飞走后,白木看着被留下来的诸葛刚与西门柔等人,抬起了慢慢变成黝黑色的大手,慢慢说道,然而,还未等他话说完,除了牛十三和店小二以及辫子少女爷孙四人之外的所有人瞬间跪了下来。

“弟子拜见馆主!”

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盐城市大丰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看妇科医院
南充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玉林治疗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