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春信息港 > 金融

广西糖网今姩副食品全面涨价海南糖价爲何芣

发布时间:2019-06-13 19:37:24

广西糖:今年副食品全面涨价 海南糖价为何不涨反跌?

求解糖价迷局

扩大糖企规模、参与期货交易或成关键

符致英被一喜一忧两种情绪困扰着。

自从去年11月20日春江糖厂开榨开始,到今年4月20日长坡糖厂收榨结束,海南年蔗糖榨季历时152天。

152天里,令这位海南省糖业协会秘书长喜的是,海南的甘蔗和蔗糖双双大幅增产,创造历史新高;忧的是,全国食糖的增产幅度同样远超市场预期,供大于求的矛盾明显,国内糖价不断走低,食糖现货和期货全都表现低迷,成交清淡。

近期国内主产区蔗糖现货价普遍低于国家收储基础价3400元/吨,再加上制糖原料、劳力等成本上升,制糖企业的效益从两头被压缩。

“我省本榨季厂均产糖量仅2万多吨,而广西是9万多吨。”符致英说,海南的24家糖厂以中小规模的占多数,价格对于他们的压力更大。如果糖价继续长期低迷,影响甘蔗的种植,继而会影响到当前蔗农和地方财政增收的良好势头。这样的故事,本世纪的头5年曾经在海南上演过一轮。

“制糖工业是政策性、季节性、计划性很强的特殊产业。”他说,“必须想办法做点什么。”

宏观 收储计划难改大局

今年副食品全面涨价,唯独糖价不涨反跌。

而就在一两年前,市场还普遍预期,由于“奥运效应”拉动饮料和副食品的大幅增长,食糖需求可能在2008年“爆发”。此后蔗糖又连续遇上利好,先是国家规范了食品中糖精等化学制品的使用,后又出于粮食安全考虑叫停相当数量淀粉糖项目,这更加提高了对蔗糖的预期。

但是到目前为止,市场表现和预期仍有很大差别。“近年食糖需求的实际增长大致稳定在每年10%上下。”符致英说,而食糖产量的增长每年都超过此数,今年更是高达23%。供大于求成为市场的主旋律。

在“涨”声一片的2008年,糖价掉头向下的孤独身影显得格外刺眼。

符致英认为,想从根本上扭转糖价下行的局面,还是要依赖宏观环境的改变。在需求不大可能实现飞跃的情形下,他指出了两个值得关注的方向。

一个是发展甘蔗乙醇或糖制乙醇等生物能源,等于减少了蔗糖的供给;一个是用原糖替代白砂糖作为食糖交易的基本商品,原糖可储存的时间是白砂糖的倍,相当于将供需矛盾延后。

但是,这两者的实现还有一定难度。食糖在广义上也属于粮食的范畴,从维护食糖安全出发,我国一直没有把甘蔗乙醇列入支持发展的产业,缺少补贴和优惠政策的支持;另一边,原糖虽然是国际通行的交易商品,但我国一直使用白砂糖进行交易和存储,绝大多数糖厂的工艺和设备改造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习惯的改变可能更为漫长。

目前,政府主要通过收购食糖储备对糖价进行调控。本榨季国家已经两次收储,总数80万吨,近期广西也进行地方收储30万吨。

业内人士表示,110万吨的收储对稳定市场、保护糖农利益有一定的作用,但无法改变市场大局。而且,收储的糖终还是会回流到市场上,对糖价的提升作用有限,倒是会促进更多制糖企业顺价销售,这才是对市场回暖更加有利的影响。

企业 规模效益成为共识

如果说蔗农因为甘蔗收购价保护政策对糖价的低迷感受还不深,那么企业正实实在在承受着糖价的压力。

直接的表现在产销率下降。截至5月底,海南省糖企产销率62%,低于去年同期的水平,中小糖企的产销率可能更低。

另一方面,在今年蔗源大幅增加的情况下,大多数糖厂仍然“吃不饱”,全省糖厂生产能力利用率仅60%多。如果按本榨季的432万吨榨蔗量计算,近700万吨的入榨量才能完全满足我省糖企的产能。努力向规模要效益,以抵消糖价低迷和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成为我省糖厂的共同选择。

“一方面由企业出钱对农民种蔗进行补贴,提高单产;另一方面在农务管理上下功夫,缩短砍运时间,提高甘蔗的新鲜度,增加产糖率。”定安茶根糖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许秀表示,做大产量、提高管理,以实现规模效益、降低生产成本,是糖价低迷期企业的生存之道。“解决了‘吃饱’问题就可以保持一定的效益。”

这也是为什么多数糖企仍然主动响应政府号召,提高蔗价、补贴蔗农,保护农民种蔗积极性的原因。

但是,全行业利润率整体下滑已成定局。一些蔗源缺乏、管理不善的企业必将面临亏损。省工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也为我省制糖企业进一步整合重组,实现糖业生产的规模化提供了可能。

海南 注册仓库或成关键

道通期货海口营业部研究部的董亚旭也有一些疑惑,海南的几大农产品中,橡胶、棕榈油等现货商都积极介入期货市场,但作为国内第4大蔗糖产区,海南制糖企业对期货市场并不积极。

“套期保值是期货的基本功能之一。”道通期货分析师李先生表示,现货商介入期货,可以对冲风险。更重要的是,期货和现货的波动往往紧密相关,通过了解期货可以对后市进行较理性的分析,作为企业判断销售时机的依据,改变以往现货商完全凭感觉和经验销售的习惯。

“如果期货手段用得好,可以抵消相当的价格风险。”符致英说,海南糖业企业介入期货市场并不积极,可能跟海南糖企规模较小有关。

在的走访中,糖企并非没有采取措施。一些制糖企业开始向产业下游介入,参与批发市场。还有的企业实现门对门销售,直接面对食品企业等客户,减少销售的中间环节。

“并非没有考虑过参与期货。”许秀说,但是对于现货商而言,海南没有注册的交割仓库,涉及的交易过程长、环节多,对厂家不利。

国内5大食糖主产区中,只有海南没有注册的交割仓库。

洋浦南华糖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徐主任告诉,南华糖业一直在参与套期保值等期货交易,其操作地点和操作部门都在广西。

海南如果有经注册的交割仓库,对参与到期货市场和糖价机制中都有好处,“甚至可以启动自己的地方收储。”符致英说。

他表示,省糖业协会正考虑开展培训,让糖企对期货有更多了解,增加他们应对价格压力的筹码。

但是,注册仓库已经不是单靠企业能够解决的问题。

胰腺癌
江西癫痫病医院
上海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