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窗之思

2018-12-05 18:36:26
窗之思 窗之思 人类为了躲避雨雪寒暑之苦、风沙野兽之害,学会了建造房屋;为了出入开阖,又需安装屋门。

仅仅有了安居的巢穴是不够的,人类还需要光明,窗子这个东西的出现,肯定就是为了引进光线。

人类是一种奇特的高级动物,一方面,很需要而且很爱好光明;另一方面,又非常善于并经常乐于制造黑暗。

也许正如地球,有白天就一定会有黑夜吧。

窗,是受人宠爱的。

它能输入光明,供人眺望南天,流通空气,调理冷暖。

即使是小人、歹徒或英雄侠客之类,也都甚感有用,或偷听窃视,或破窗而入,或跳窗而逃。

总之,它为人类所同享。

窗,是受人赞美的。

人们常把某处称作是某地的窗口,把某行业称作社会的窗口,把眼睛比作灵魂的窗户,连电脑也设计有窗口。

窗口是一种方便,是一种风景,也是一种灵感。

旧时,由于生活困难,技术落后,中国人的窗户是在各式各样的木条上糊以厚而韧的白纸做成的。

一般是每年冬天重糊一次,为迎接新年,还要贴上剪纸窗花。

童少年时期,我在故乡山东农村八年中的住房,是这种窗户。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家在兰州居民院中的住房,又是这种窗户。

记得历来要求不高的妻子当时曾经感叹说:“什么时候咱也能住上有玻璃窗的房子啊!” 纸糊的窗户当然有许多缺点,如开关不便,透光性差,保暖隔热性也差,更不隔音,还望不见外面的景物。

但它有一种独特的朦胧美,从它上边,你可以看到人影晃动,花影摇曳,日影挪移,月影婆娑,灯影闪烁,鸟影掠过,云影明暗,树影堆叠,就像无休止的皮影戏,蒙太奇的小银幕,又似模仿得不像的现代诗,不让你看懂它。

有时风把它吹得噗噗作响,有时雨把它打得啪啪有声。

使你担心它会破裂,弄得你措手不及,将窗下炕上的被褥搞得一塌糊涂。

其实这担心是多余的,一来那纸是糊在外面的,有密密的窗棂托着,二来那纸是一种叫做毛头纸的土造产品,很不易碎裂。

它价钱较贵,人们都是按张数买的,没有人成刀地买它。

这种纸并不亮细,也不洁白,却很有耐力,经得起风吹雨打,正如农村人们的脸面。

我对它是颇有好感的,一旦提起,竟又有些怀旧了。

玻璃窗当然比纸窗先进了许多,它几乎弥补了纸窗的全部缺点。

把它擦得很净时,亮似无物。

有一回,甚至骗得我企图直接把头探出窗外,撞碎了玻璃,弄得血流满面,哭笑不得。

它的透明度真是无可挑剔,从室内向外望去,云不减其白,天不减其蓝,花不减其色。

我设想,个站在玻璃面前的人,一定十分惬意,乃至会惊呼起来。

但是玻璃不透气,太透光,于是又有了开关、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